Text: Yvonne Li (Founder of Y&N Watch Partners) Photo: Y&N Watch Partners

獨立製錶師與獨立製錶品牌是這兩年鐘錶圈的一個熱門話題,我們工作室在維修過程中也偶有接觸,且無不被其精巧的設計和驚人的工藝所折服。

對於如何定義獨立製錶品牌,筆者也略有個人一點總結:首先,它一般以其創始人的名字命名,該製錶師可能來自鐘錶世家或在某頂級鐘表品牌工作多年,有相當的鐘錶製造方面的造詣,自己可以設計製造機芯,甚至具有卓越的錶盤製造工藝能力。第二,它的產量非常低,一般一年可能幾十隻。當然有些獨立製錶品牌出名之後,有了自己的市場推廣和生產團隊,產量也都有可能達到一年上百隻。最後一點也是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它一定要有自己非常鮮明的特點:超科幻的設計、嚴謹到「變態」的平衡藝術或者極致的拋光工藝。總而言之,這些都是無可複製的工匠精神。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維修故事,是一隻來自英國籍獨立製錶師Speake-Marin的早期作品Vintage Tourbillion。錶主送來時說手錶的動力儲存不夠,放一晚手錶就會停。因為這是一隻具有110小時動力儲存的雙發條盒手錶,所以機芯方面必然存在問題。經過師傅檢查,好在零件沒有損壞,只是手錶太久沒有保養,機油幾乎都乾了,導致動力儲存不夠,擺幅明顯降低,所以抹油保養基本就可以解決問題。對於我們來說,無論是維修還是保養這個級別的手錶,其實是一個非常享受的過程,品鑑它的工藝,了解製錶師的故事,都讓這份職業帶給我們無限的幸福感。

先跟大家簡單認識下這位稍顯陌生的製錶師Peter Speake-Marin。Peter在1968年出生於英格蘭,屬於天才型選手。年輕時在瑞士WOSTEP深造,之後在倫敦Piccadilly著名古董鐘錶店SOMLO Antiques擔任古董鐘錶修復師(這裡小小介紹下,我們的工作室也是SOMLO Antiques在亞洲地區的合作修復工作室)。這段在古董店修復的經歷帶給Peter日後的鐘錶事業巨大的影響,讓他有機會一窺古典製錶技藝奧妙的同時也激發他深造複雜性能製錶技藝的熱情。在看到他的這段經歷的時候,我腦海中突然想到另一外獨立製錶界金字塔頂端人物Philippe Dufour,也曾經在著名的古董鐘錶拍賣行Antiquorum工作,負責修復翻新古董錶,這些古董鐘錶的印記在大神們的作品中都留下了無聲的魅影。之後,Peter回到瑞士,進入專門負責AP複雜性能手錶研發和製造的Renaud et Papi 工作,一做就是四年。2000年,Peter終於走上了他所景仰的大師都走過的路,成立自己的品牌,全心製作屬於自己的手錶作品。

今天我們分享的這隻Vintage Tourbillion是Peter在2005年的作品,鉑金材質,限量10隻。我們一齊來欣賞下這隻錶:錶殼被取名為Piccadilly case,以及復古的洋蔥錶冠,就是紀念Peter在倫敦度過的美好時光。錶盤正面6點位置可以看到一個1分鐘陀飛輪,框架中央鑲嵌了一顆切割精美的鑽石,由三顆螺絲固定。陀飛輪採用了鏡面拋光,純手工的尖角和倒角堪稱藝術品。3/4拉砂處理的鉑金錶盤,從側面可以看到精湛的手工倒角,黑桃形藍鋼指針,整個錶盤採用了三種不同的打磨方式。字盤6點位有一個圓形的窗口,當動力儲存少於25個小時時,窗口就會從藍色變成紅色。

再看手錶背面,Peter使用了類似懷錶機芯設計的三塊夾板,左右兩側分別是兩個動力儲存指示盤,左側是50小時,右側是60至110小時,兩個字圈都做了鏡面拋光,兩支蛇形的藍鋼指針具有逆跳功能。夾板上錯落有致地佈滿了尺寸不一的藍鋼螺絲、黃金套筒、紅寶石托石,瑞士傳統頂級製錶工藝呈現得淋漓盡致,每個細節都需要製錶師傾盡時間、心血來完成。

獨立製錶約等於鐘錶藝術,不是隨便畫一張畫就可以叫藝術,需要有非常深的歷練和思想表達。每一位藝術家的訴求不同,有些將傳統演繹到極致,有些將傳統領向科幻,但可能都不是同一種普世認知。就好像畢加索或是梵高的畫,可能很多年後才會獲得更多的認可,這些鐘錶藝術家的使命感就交給時間來驗證。

在普通製錶行業漸入瓶頸之時,獨立製錶人的春天卻悄悄到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真正關注手錶本身的價值,這是我們身處這個行業普通從業者喜聞樂見的,當然任何有關注的地方就會有商機,希望大師們會守住自己心中的純粹,留給世界更多的藝術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