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Salena Chung

雖然我也很喜歡綠色錶盤,可是我搞不懂為甚麼這個潮流能夠歷久不退,隔個幾年又傾巢而出。大概我最喜歡的酒紅色和深紫色都難以襯衫(甚至難以襯人),這兩種顏色的腕錶才寥寥無幾。今年又是綠黨成群結夥的一年,就讓我精選幾枚我喜歡的全新綠面腕錶吧。

Tag Heuer Carrera Chronograph Tourbillon

去年,為慶祝標誌性的Carrera計時腕錶問世60週年,Tag Heuer推出了Carrer Glassbox和Carrera Chronograph Tourbillon。兩枚腕錶同樣擁有無縫接合的圓頂弧形藍寶石水晶玻璃Glassbox錶鏡,靈感源自於早期Carrera腕錶上的圓頂弧形hesalite水晶,採用精緻的人體工學設計,呈現出獨特簡潔的美感。今年,為了迎合時代趨勢,加入了全新綠色錶款,系列的同心圓拉絲處理進一步豐富了這個色調和質感。

相比起Carrera Glassbox,我更喜歡Carrera Chronograph Tourbillon,雖然它採用了比直徑39毫米的Glassbox錶款更大的42毫米錶殼,可是佈置更為平衡,陀飛輪框架就位於玻璃框架內,在6點鐘位置轉動,透過圓頂弧形玻璃盒水晶玻璃,精美機械裝置一覽無遺;另外,3點鐘位置設有30分鐘計時盤,9點鐘位置則為12小時計時盤。就算陀飛輪版本未必會成為系列最受歡迎腕錶之一,我看到品牌對系列的願景(而且於陀飛輪來講,價錢也相當吸引)。

全新腕錶搭載品牌自家製TH20-09自動上鍊導柱輪計時機芯,是早期Heuer 02機芯的升級版,由Carole Forestier-Kasapi和她的團隊巧妙地重新設計,增加了雙向上鍊這個功能,能夠提供65小時動力儲存。

Zenith Chronomaster Original Triple Calendar

在剛剛於邁阿密舉行的LVMH Watch Week上,Zenith發佈了Chronomaster Original Triple Calendar,向1970年的稀有原型El Primero致敬。當時,El Primero三重日曆概念腕錶僅生產了25枚,並且從未量產,計劃就被放棄,卻成為最令人嚮往回歸的腕錶之一。雖然2014年也推出過El Primero 410 Triple Calendar,不過為限量錶款,還採用了比原創大得多的直徑42毫米錶殼。不得不說的是,品牌將其傳統融入現代產品陣容方面做得非常出色,普遍錶迷甚至認為Zenith是業界其中一個最忠實、最有理想的復刻品牌,能夠精確完美地複製經典腕錶的每一個細節。

全新腕錶採用直徑38毫米、厚13毫米的不銹鋼錶殼,與現有的A386 El Primero錶殼設計幾乎相同。搭載全新品牌自家製El Primero 3610自動三日曆月相計時機芯,其實是在現有的El Primero計時機芯基礎上添加了日曆模組,提供60小時的動力儲存。計時指針每10秒繞整個錶盤一圈,實現更精確的計時讀數,那根計時秒針總是讓人看得孜孜不倦。腕錶配備藍寶石水晶玻璃底蓋,可以欣賞經過精心修飾的全新機芯:骨架橋板混合了阿拉伯式花紋和定向拉絲表面、對比鮮明的啞光噴砂底板、用於增添色彩的藍色螺絲、藍色導柱輪,以及星形鏤空擺陀,迷人且複雜。防水深度為50公尺。

Blancpain Villeret Quantième Perpétuel

錶迷都知道2月29日對於日曆尤其重要,特別是萬年曆。為紀念Leap Year(閏年),Blancpain特意於2月29日這個Leap Day推出新版Villeret Quantième Perpétuel,備有不銹鋼、紅金或限量版鉑金版本。型號6656自2018年以來一直是品牌目錄當中的重要產品,其精緻優雅的美學廣受錶迷歡迎。紅金錶款沿襲Villeret Extraplate腕錶風格,搭配萬年曆佈局可算是完善了整個設計,既複雜又精緻,極具魅力。這枚萬年曆沒有配備常見的側面校正器,反而採用了品牌於2005年獲得的一項創新專利:只需指尖就可以使用四個位於凸耳下方的校正桿輕鬆方便進行調整。

錶盤則秉承傳統佈局,採用凹進式蝸形日曆子錶盤:日期位於3點鐘位置;星期位於9點鐘位置;月份位於12點鐘位置,同時配有集成閏年指示器。6點鐘位置上方月相顯示飾有Blancpain獨有的標誌性月相圖案,與品牌當中各系列相同,象徵多年來培育的特殊意義:品牌將其視為石英危機後,機械復興的象徵。當時由Jean-Claude Biver領導的Blancpain,曾「以作品說話」,表示就算擁有顛覆性技術的石英機芯,亦無法擊敗百年製錶業的永恆本質,其中一款展現精湛工藝的腕錶就是1983年推出的全日曆月相腕錶,而當時的石英機芯根本無法複製其經典設計。

全新腕錶採用全拋光實心18k紅金錶殼,直徑40.3毫米,厚度僅10.8毫米,經典的階梯式錶圈增強了錶盤的視覺衝擊力。腕錶搭載品牌自家製的5954自動上鍊機芯,配備具有防磁性的矽遊絲,透過錶背可以看到飾有珍珠紋和日內瓦條紋的精美機芯,並配有飾有複雜蜂窩圖案的純金擺陀。

Parmigiani Tonda PF Hijri Perpetual Calendar

常常都會覺得一些異國的文字雖然難以理解,但同樣有種難以抗拒的魅力,大概是有着與別不同的獨特性,和它們在市面上總是比較罕見。最初讓我有衝動去收藏的,是一枚採用阿拉伯文字錶盤的勞力士Day-Date腕錶,不過最後卻買了另一枚使用意大利文的Day-Date。講起有關阿拉伯文字的腕錶,Parmigiani曾於2019年推出了全球首款以腕錶形式示人的回曆萬年曆,腕錶採用Michel Parmigiani於2011年為座鐘開發的技術,而該技術的靈感源自他在1993年修復的阿拉伯日曆懷錶。

今年這枚回曆萬年曆於Tonda PF系列之中乘勝追擊,由簡約單色設計換上一身翠綠色,設計巧妙精緻,成為系列中第三枚回曆萬年曆(除了單色和翠綠色之外,還有冰藍色)。系列旨在解開各種日曆複雜功能的複雜性,向不同「組織日子的工具」的豐富文化和歷史意義致敬。既然是不同「組織日子的工具」,當然不限於回曆,先前還有配以黑色錶面的西方公曆,和搭配酒紅色錶面的中國夏曆。拋光和緞面不銹鋼錶殼直徑42毫米,厚度11.2毫米,並配有滾花鉑金錶圈,翠綠色錶面亦飾有金粒手工機刻雕花。腕錶搭載與早期同類產品相同的 PF009機芯,提供48小時動力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