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楊文翰 Photo: 楊文翰 / Grand Seiko

於2016年第一次到日本參觀精工的錶廠,那次旅程是由品牌總部安排的亞洲傳媒團,一行七人,有來自國內、台灣、印度、泰國等地的同行朋友。相隔7年,今次這一趟旅程則由香港代理通城策劃,共12人參與,除通城的William兄和Tracy外,其餘均為香港傳媒朋友。由於大家相熟,今次旅程的感覺卻截然不同,特別親切,每天都飲飽食醉、笑破肚皮。

今趟旅程的主角,是位於岩手縣盛岡市雫石的全新Grand Seiko時計工房,以及長野縣塩尻市的信州時計工房。我們抵達東京的第二天,先到位於銀座的品牌總部,了解一下精工現時的集團架構。相比起2016年,品牌的公司架構經過重組,負責開發及生產Grand Seiko、Seiko和Credor機械錶及Alba和Lorus石英錶的Seiko Instruments Inc.,與負責所有鐘錶品牌市場推廣及銷售業務的Seiko Watch Corporation,原本是個別獨立運作的,於2020年合併後,由後者管理。而負責開發和生產Spring Drive、GPS和其他石英錶的Seiko Epson Corporation,則仍然維持獨立性。當然,除腕錶以外,集團還生產和銷售很多不同產品,例如半導體、微型電腦、打印機、投影機、工業機械人等。而Seiko Holdings Corporation旗下亦擁有其他業務,例如Seiko Solution和東京銀座的Wako和光百貨等。

品牌地標

和光百貨頂樓的鐘樓,適逢品牌和美國迪士尼成立100週年的聯乘企劃,鐘樓的錶盤改為米奇老鼠造型。

接着,我們獲邀到和光百貨頂樓的鐘樓參觀,那是精工的重要地標,我們幸運地碰上品牌和美國迪士尼成立100週年的聯乘企劃,他們把鐘樓的錶盤改為米奇老鼠的造型,非常可愛,我們當然是不停拍照打卡,不亦樂乎。

精工博物館

下午時段,我們去參觀了精工位於銀座的全新品牌博物館The Seiko Museum Ginza。記得2016年參觀時,博物館仍在舊址墨田區,今次來到銀座,感覺煥然一新。新博物館連地庫樓高六層,除了展出品牌的歷史發展外,還有整個世界時計的發展史,不單只鐘、袋錶、腕錶,還有早期的時間顯示工具,例如日旯、銅壼滴漏等。一樓(日本的一樓,即是我們的地下)是不同種類的掛牆鐘和座枱鐘,當中有不少迪士尼卡通人物的聯乘作品,例如米奇老鼠、唐老鴨和Winnie the Pooh等,還有叮噹(又即是今時今日的多啦A夢!)等。同層還有博物館的接待處和紀念品店。上到二樓,是關於品牌創辦人服部金太郎先生的生平。三樓是日本和世界各地不同的古老時間顯示工具和時計;四樓和五樓是一系列由精工舍生產的掛牆鐘,以至近年的石英和機械時計。至於地庫,則展出了品牌自1964年起,與各項運動比賽的合作企劃,包括比賽用的精密計時儀器。而另一邊則有不同主題的定期展覽。博物館展出的內容非常豐富,如果你是錶迷,去到日本,定必不能錯過位於銀座的精工博物館。

品牌歷史

參觀博物館的其中一項目標,當然是要了解精工的品牌歷史,藉此機會在這裏與大家溫故知新。品牌創辦人服部金太郎先生於1860年在東京銀座的京橋采女町出生,11歲便於雜貨批發商當學徒;13歲時看到一間鐘錶店時,他認為鐘錶店不單只是可以做銷售,還可以做維修。到1881年21歲時,他便在京橋創辦「服部時計店」。服部先生開始從橫浜的貿易公司買入鐘錶轉售,漸漸得到供應商和客戶的信任,賣出更多更新的鐘錶,發展迅速。但他的願望始終是生產自己的鐘錶,到1892年,他終於遊說到工程師吉川鶴彥先生加入,並創立了精工舍,生產掛牆鐘,同時亦在銀座開設新店。1895年,精工舍成功推出第一枚袋錶,而1912則推出第一款腕錶Laurel。在1923年發生的關東大地震,銀座的總部和精工舍的鐘錶廠都被移為平地,但服部先生很快便重整公司,到1924年3月開始重新交付掛牆鐘,更於同年12月開始生產以Seiko命名的腕錶。可惜到1934年,服部金太郎先生因病離世,享年73歲。

在往後近百年的歷史中,精工仍然不斷進步。1959年,品牌發明了全新的雙向自動上鍊系統Magic Level,大大提高擺陀的自動上鍊效能。到1960年,Grand Seiko正式面世,開闢品牌另一條高級腕錶的戰線。1964年,精工推出品牌第一款計時腕錶Seiko Crown Chronograph。同年,他們贊助了東京奧運,成為大會指定時計。1967年,品牌推出自動上鍊和備星期日曆功能的款式,同年還有我最喜歡的第一代44GS誕生。到1968年,品牌推出5 Hz高擺頻的Hi-Beat機芯,有自動和手上鍊,也有女裝。2012年,品牌再推出GPS Solar腕錶。

其實早在1950年代開始,精工已積極參與時計準確度的比賽。1957年,精工囊括了日本商工省舉辦的所有國內比賽,於是他們決定衝出日本,到瑞士挑戰其他品牌,在1964至1967年間贏得Neuchatel Observatory Competition,亦在1968年贏得Geneva Observatory Competition。那一年之後,這項時計比賽便宣布停辦,有人認為是瑞士人不想再輸給這個日本品牌。

1969年,精工推出世界上第一款同時配備垂直離合和導柱輪的自動計時腕錶。同年,精工亦推出全世界第一枚石英腕錶Astron,改寫了整個製錶歷史。1973年,全世界第一枚六位數字顯示的精工電子錶誕生。不過,自1970年代起,因為石英機芯的發明,機械腕錶的生產量急劇下降。後來,機械腕錶於20世紀末捲土重來。1999年,品牌成功研發並推出搭載Spring Drive機芯的腕錶。2017年,精工宣布把Grand Seiko的營運分割出來,正式成為一個獨立鐘錶品牌。一直以來,Grand Seiko的準確度測試,比天文臺認證級別的要求更為嚴謹,在17日內以3種不同溫度環境和6個不同方位進行測試,每天平均誤差只可以在-3和+5秒之間。可想而知,Grand Seiko的機芯其實是非常準確。時至今日,精工仍然不斷研發和推出新技術新作品,領導着日本、甚至世界製錶業的發展。

全新雫石Grand Seiko時計工房

離開東京後,我們向盛岡出發,晚上到溫泉酒店休息,準備第三天行程參觀全新的雫石Grand Seiko時計工房。1970年,盛岡精工工業株式會社前身第二精工舍於盛岡縣雫石町正式成立,以擴展品牌的生產線,提升產量。到2004年,品牌再於雫石開設雫石高級時計工房,主要負責機械機芯、整枚腕錶的裝嵌,同時也生產部份石英機芯。工房擁有一體式的生產設備,包括腕錶研發、設計、模具和工具製造、機芯零件生產、機芯組裝、機芯調節、腕錶裝嵌、最後檢測,以至包裝。除了腕錶生產外,雫石高級時計工房還有另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培育新一代的製錶師。這裡擁有完善的專業人力資源管理系統,並提供證書課程,讓製錶師可以傳承製錶技術,例如「Meister」系統有三個不同等級的證書,專門負責製造和組裝等工序,而「Specialist」系統亦同樣有三個不同等級的證書,專門負責產物研發和生產工序管理。他們會提供理論、在職培訓、考試,讓學徒可以發揮所長。

於2020年Grand Seiko誕生60週年之際,全新的雫石Grand Seiko時計工房亦正式落成啟用。新工房由日本著名建築師隈研吾設計,外部以日本天然木材和玻璃建造而成,與壯麗的岩手山和周遭綠野盎然的大自然環境調和融合。室內採光度十足,製錶工匠在陽光充沛、溫度和濕度適中、舒適寧靜的環境下,裝嵌和調校Grand Seiko的機械機芯。我們在一樓看完Grand Seiko歷史展覽後,便沿着木建的長廊參觀製錶工匠們的工作情況。之後上到二樓,那裏設有工房的小專門店和休息室,我們更嚷着要看專為新工房而推出的Grand Seiko Studio Shizukuishi特別版腕錶。那裏亦會定期舉辦不同主題的手工工作坊,供來賓參加,體驗一下製錶工匠的巧手工藝。來到參觀的尾聲,品牌更特別安排工房的機芯裝嵌部門主管兼製錶師伊藤勉先生,以及負責專門裝嵌和調校Kodo恆定動力陀飛輪腕錶的女製錶師工藤幸枝女士與我們見面,分享工作點滴和拍照留念。最後,我們於溫暖的陽光下,在工房外的庭園走了一圈,遠眺岩手山的美景。離開雫石,我們轉到長野,迎接第四天參觀信洲時計工房的行程。

信州時計工房

Seiko Epson成立於1942年,主要業務十分廣泛,包括專業打印器材、影像播放器材、工業機器、半導體和腕錶生產等。以銷售額來說,其實腕錶生產只是佔Seiko Epson總業績的極少部份,但Seiko仍然十分著重腕錶的發展,早在1942年時主要生產機械腕錶,到1969年會主力製造石英腕錶,近年則發展至Spring Drive和GPS腕錶等。位於塩尻的Seiko Epson,是腕錶生產部的根據地,主要負責產品研發、零件生產、機芯組裝等,Astron腕錶也是在這裏誕生,而信州時計工房也設於此地,專門負責高級時計的生產。

信州時計工房主要分四個部份,第一是Takumi Studio,即「大師」,這裏有負責組裝Grand Seiko和Credor的Spring Drive和石英機芯的部門,也負責整枚腕錶的裝嵌。在這個部門,一位製錶師會專門負責組裝整台機芯,而另一位製錶師則會負責裝嵌錶面和錶殼等部件。第二是Case & Jewelry Studio,負責鋼、金和鉑金等所有物料的錶殼生產、打磨和裝飾,還包括寶石鑲嵌。第三是Micro Artist Studio,專門負責人手組裝和調節問錶和自鳴錶等複雜腕錶,同時也會研發和設計新的複雜機芯,全組共有11位資深製錶師,包括國寶級製錶大師中澤義房先生。第四是Dial Studio,這裏負責錶盤所有部件的生產和組裝,包括錶面、指針、Seiko品牌商標、時標等。

參觀的後半部分,是由信州時計工房的技術人員為我們仔細講解Spring Drive機芯的結構和運作。最後就有Micro Artist Studio的資深匠人,帶來三枚Credor Spring Drive高級腕錶讓我們細心欣賞,當中包括是Spring Drive Sonnerie、Spring Drive Minute Repeater和Eichi II。

祝福日本

結束兩間時計工房的參觀行程,我們又回到東京,最後一天是參觀品牌位於銀座的專門店。我沒錢買錶,所以只能window shopping。而自2024年初開始,日本接連發生多宗天災人禍,地震、撞機都不是等閒事,在此祝福日本,希望這個香港人視為第二個鄉下的國家可以平安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