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楊文翰

自從Guido Terreni先生加入成為品牌的掌舵人之後,Parmigiani走向更年輕化的路線,藉著2021年成立25週年,先換上更簡潔的PF logo,再推出多款具運動風格的Tonda PF系列腕錶。今年推出的Tonda PF GMT Rattrapante更大受歡迎,一錶難求。在介紹今年新錶之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下這個年輕品牌的背景,尤其是創辦人Michel Parmigiani先生,他可是製錶界的其中一位傳奇人物。

品牌簡史

要認識Parmigiani Fleurier,當然先要知道Michel Parmigiani先生是誰。Parmigiani先生於1950年在瑞士納莎泰爾的Couvet出生,曾入讀Val-de-Travers製錶學校和La Chaux-de-Fonds Technicum技術學院,之後專注於古董時計復修的工作,尤其是機械活動裝置。1976年正值石英危機時期,Parmigiani先生卻開設自己的古董復修工作室Mesure et Art du Temps,同時亦為顧客設計獨一無二的時計。1980年,他為Landolt家族復修全瑞士最具規模的袋錶和活動機械裝置收藏Maurice-Yves Sandoz Collection。

Michel Parmigiani先生

到1996年,在Sandoz家族基金會的支持下,他創立了獨立製錶品牌Parmigiani Fleurier,並先後收購了多家零件生產商,包括錶殼廠Les Artisans Boîtiers、機芯零件廠Atokalpa和Elwin、著名機芯廠Vaucher,以及錶盤廠Quadrance et Habillage,提供一條龍的製錶支援。

Parmigiani的第一款腕錶是Toric QP Retrograde,同年亦推出了長方形錶殼的Kalpa Hebdomadaire。而品牌作品的設計靈感,部分來自Parmigiani先生所復修的時計,例如Tonda Hémisphère、Toric Capitole Minute Repeater和Ovale Pantographe等,但他亦同時設計出多款劃時代的Bugatti系列腕錶,例如Bugatti Type 370 Mythe、Bugatti Type 370 Révélation、Bugatti Type 390和Bugatti Super Sport Saphir等。 在2010年Parmigiani先生60歲大壽時,品牌便推出了設計簡約優雅的Tonda 1950。2021年初,Guido Terreni先生加入成為CEO,銳意改革,走更年輕化的方向,藉著品牌創立25週年之際,先把品牌logo改為更簡潔的PF,再推出全新設計的運動錶系列Tonda PF。去年先有Tonda PF Micro Rotor兩針日曆微型擺陀自動腕錶、Tonda PF Chronograph計時自動腕錶、Tonda PF Annual Calendar年曆月相自動腕錶,以及Tonda PF Split Seconds Chronograph雙秒追針計時手上鍊腕錶。今年再接再厲,繼續推出三款全新Tonda PF系列腕錶,還有一款Tonda GT計時腕錶,以及一款Tonda Automatic女裝鑽石腕錶。

2022年新錶簡介

Tonda PF GMT Rattrapante追針兩地時間腕錶,算是今年錶展中最具創意的錶款之一。兩根重疊時針,鍍銠黃金指示當地時間,玫瑰金材質則指示原居地時間,按下8時位置的按鈕,上方的鍍銠黃金時針便會向前跳動1小時。如果不需要顯示第二時區,可按下錶冠的玫瑰金按鈕,將鍍銠時針收回到玫瑰金時針的上方,就像雙秒追針計時指針的運作一樣,構思頗有趣。直徑40毫米鋼製錶殼,鉑金錶圈,米蘭藍色大麥粒格狀紋錶盤。搭載PF051自動機芯,22K玫瑰金微型擺陀,3 Hz擺頻,動力儲備約48小時。售價約$225,000。

Tonda PF GMT Rattrapante

Parmigiani的機芯結構美觀、打磨精緻漂亮,鏤空款式便可將這個優點發揚光大。全新Tonda PF Skeleton錶殼直徑40毫米,厚度8.5毫米,搭載PF777鏤空自動機芯,22K玫瑰金鏤空擺陀,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60小時。玫瑰金錶殼款式售價約$760,000,鋼殼鉑金錶圈款式售價約$510,000。

Tonda PF Skeleton Rose Gold
Tonda PF Skeleton Steel

理解陀飛輪的實際功能的話,你就會知道,當今的高級製錶品牌推出陀飛輪錶款,已非為了追求更高的準確度,而是要彰顯品牌的真正製錶實力。當然,現在已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品牌在造陀飛輪,但品質還是可以南轅北轍的。Parmigiani推出的全新Tonda PF Flying Tourbillon採用直徑42毫米鉑金錶殼,噴砂處理鉑金錶盤,襯同是以鉑金製造的鏈帶;搭載PF517自動機芯,飛行陀飛輪設於7時位置,鉑金微型擺陀,3 Hz擺頻,動力儲備約48小時。限量25枚,售價約$1,209,000。

Tonda PF Flying Tourbillon

去年Parmigiani推出了Tonda PF Chronograph,今年再有一款Tonda GT Chronograph。兩款風格各異,前者較斯文,穿正裝更易配襯;後者運動味更濃,具備更多功能。各有所好,各取所需。Tonda GT Chronograph錶殼直徑42毫米,有玫瑰金和鋼兩種材質選擇;兩種材質均配銀色三角飾釘機刻花紋錶盤,各有「量子灰」色和石榴紅色兩種小錶盤顏色選擇。兩個玫瑰金版本搭載獲COSC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的PF071自動機芯,計時加雙窗日曆顯示功能;導柱輪裝置,22K玫瑰金鏤空擺陀,5 Hz擺頻,動力儲備約65小時,售價約$372,000。兩個鋼製版本搭載PF043自動機芯,計時、年曆加雙窗日曆顯示功能;22K玫瑰金鏤空擺陀,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45小時,售價約$168,000。

Tonda GT Chronograph Rose Gold
Tonda GT Chronograph Steel

對女士們來說,Tonda PF和Tonda GT都可能略為太大,未必carry得好看,所以品牌就特別為她們預備了一款充滿珠光寶氣的Tonda Automatic腕錶。錶殼直徑36毫米,有玫瑰金和白金兩種材質選擇,錶殼鑲有70顆共重約1.69克拉、F-G VVS級別的鑽石,玫瑰金版本的錶冠鑲有一顆白色凸圓形蛋白石,而白金版本的錶冠則鑲有一顆藍色凸圓形藍寶石;錶盤密鑲滿979顆共重約1.21克拉、F-G VVS級別的鑽石。搭載PF310自動機芯,22K玫瑰金大麥粒格狀紋擺陀,4 Hz擺頻,動力儲備約50小時。襯愛馬仕鱷魚皮錶帶,兩個材質版本售價同樣約$510,000。

與CEO對話

今年仍然未能親身前往日內瓦參與Watches & Wonders實體錶展,但我們跟這位在產品開發上擁有雄厚實力的新任CEO Guido Terreni先生做了一個簡短的線上訪問,了解一下在他的領導之下,品牌的發展方向。

品牌CEO Guido Terreni先生

問:今年錶展的焦點是什麼?新錶的優勢在哪裡?
答:我們在錶展上推出了四款新錶,包括世界首創的Tonda PF GMT Rattrapante,一款前無古人而又極之容易使用的第二時區時間顯示腕錶,很多媒體都認為這是今年錶展上的最佳作品。此外,我們也推出了玫瑰金版和鋼殼鉑金錶圈版的Tonda PF Skeleton、鉑金錶殼的限量版Tonda PF Tourbillon,以及四個不同版本的計時加年曆功能腕錶Tonda GT Chronograph。這些腕錶均體現了品牌的價值,並且在市場上充滿競爭力,創新、罕有,且各方面都能迎合用家的需要。

問:閣下於去年一月加入Parmigiani,正值製錶業最艱難的時期。你對這個既新且充滿傳奇的品牌有什麼使命和願景?你又預期會面對什麼挑戰呢?
答:多謝你形容Parmigiani Fleurier為一個既新又充滿傳奇的鐘錶品牌,誠然,這是一個美妙的結合。我加入這個品牌就是因為相信她能夠為製錶領域付出貢獻。這個品牌擁有機械藝術品的濃厚文化根基和知識、優雅和低調的風格、良好的信譽、卓越的製錶技術和設施,我們具備優厚的發展潛力。另一方面,我們面對的挑戰,正正就是要盡快把以上所說的這些優點和價值發揮出來,獲取顧客和鐘錶愛好者的信任。所以,我們要專注於產品的設計上,以現代手法去表達傳統而低調的優雅。結果我們於去年九月,在日內瓦發表了全新Tonda PF系列腕錶,並在製錶界獲得不少正面的回響。

問:閣下在Bvlgari工作超過20年,且取得非常驕人的成績,你來到Parmigiani後,又會帶領品牌走向哪個方向呢?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品牌在產品和市場策略上的未來發展大計呢?
答:兩個品牌在顧客層面上明顯地有著很大的分別。在Bvlgari,我的工作是制定長遠發展策略,為一個意大利珠寶品牌在製錶領域上的認受性,由零開始重新定位,過程超過十年,而且仍在進行中。在Parmigiani Fleurier,我們的優勢是25年前已經開始奠定的穩固根基,我的工作是加速令這個品牌重生。我們重整步伐,以全面和純粹的製錶經驗,釐清品牌的價值,慎選正確的顧客羣,最後創作出全新的腕錶系列,建立溝通橋梁,以取得顧客和合作夥伴的信任。在九月亮相的Tonda PF系列,以簡約的設計風格,表達充滿現代感的低調奢華。而在今年Watches & Wonders中首度現身的GMT Rattrapante、Skeleton和鉑金錶殼的Tourbillon,則在創新的過程中,演繹品牌純粹和獨特的風格。在未來,我們會秉持這個發展方向,在製錶領域上不斷創新。

問:作為一位在製錶業界經驗極為豐富的高級管理人員,你對鐘錶業的未來整體發展有何看法?只有數個主導市場的品牌能夠生存?一切都走向數碼化?而實體錶展的前景又如何?
答:未來實在很難預測,但我們可以觀察得到,疫情加速了幾方面的發展,包括電子商務、二手市場,以及對鐘錶比較認識的顧客由主流品牌轉向小眾獨立製錶品牌,PF就是其中之一。這種趨勢在未來將會持續,令具備創意的各大小品牌均有發展的空間。在實體錶展方面,毫無疑問,三月於日內瓦舉行的Watches & Wonders,就是成功的例子,我希望它能夠成為各品牌展示他們創意作品的唯一一個國際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