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Vivian Wong
Photo: CY

先有Hope Diamond,後有Harry Winston標誌性的藍色,再後來的,是一種對高級珠寶腕錶工藝的探索與實踐。在一個祖母綠型八邊形階梯的舞台上,鑽石尋覓理想,耳畔傳來悠悠藍調。「Emerald」一躍成為品牌的靈感繆斯,在21世紀是風頭一時無倆的熱搜字,皆因戀上它的第一人是Harry Winston先生。

關於Harry Winston先生的一生中最愛,你需要知道的有這些:祖母綠型是他最愛的寶石切工形狀,祖母綠型正是他的理想型;Hope Diamond是這位美國傳奇「鑽石之王」的最愛,由1949年起開始談的一場戀愛。一代名鑽重45.52克拉,與一代鑽石大王的相遇,極具份量,舉世矚目。

在Harry Winston的高級珠寶歷史裡,百分百的激情成就了品牌的獨有個性,Harry Winston先生執著於寶石的每一個細節,由質量、切工以至鑲嵌,無縫嵌入百分之二百的一絲不苟,成為高級珠寶界的典範。獨到的眼光令他於1949年遇上一生的稀世寶石──「希望之鑽」(Hope Diamond),這枚藍鑽身上的藍調,從此成為品牌的代表顏色。

細說七年之癢

2014年首度登場的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高級珠寶腕錶猶如一彎皎潔明月,映照Harry Winston先生對祖母綠型的初心與私心。歷經一百多小時人手工藝而成就的時計作品盛載總重近10克拉的珍貴鑽石,它們化身數百顆圓形明亮式切工或長型切工閃鑽,層層疊地密鑲在八邊形錶殼上,上方中心搭配一顆1克拉的祖母綠型切工鑽石。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的視覺衝擊感強烈,與祖母綠型錶蓋相呼應的是一組馬眼型切工鑽石,製造水晶吊燈的懸浮美學,以不同角度排列在八邊形錶殼的周圍。懸浮的感覺如夢似幻,其實是一個近乎隱形的底座,鑲嵌了24顆總重6.29克拉的馬眼型切工鑽石製造的光影盛宴。輕輕旋轉錶蓋,密釘鑲鑽錶盤是一大驚喜。

在實用功能上,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的設計是別有用心的。這枚祖母綠型18K白金secret watch可輕易「出走」,與緞面或絲綢錶帶分拆,作為項鍊或者胸針佩戴。

然後,藍調成為主旋律

闊別七年,2021年的新作恪守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全鑽款式的設計脈絡,推出四款全新作品,採用品牌的代表色彩為腕錶的主色調。讀到這裡,心水清的你一定知道是Harry Winston的代表性藍調了。藍寶石(Sapphire)與碧璽(Tourmaline)輕易成為幸運寶石,演繹不同層次的藍色。從碧璽的螢光綠松石色到深淺藍寶石中的透徹淺藍和深邃深藍,活現品牌的藍調寶石色盤。承襲2014年全鑽型號的設計,這次的色彩亮點是鑲嵌於18K白金錶殼錶蓋頂部的一顆emerald-cut帕拉伊巴色碧璽 (Paraiba colour tourmaline)或深色藍寶石 (dark blue sapphire)。

藍寶石錶款提供兩種寶石鑲嵌款式:一種是滿鑽鑲嵌,另一種以鑽石搭配深淺藍色藍寶石鑲嵌。碧璽款腕錶的鑲嵌搭配方式同出一轍,備有滿鑽鑲嵌和鑽石搭配碧璽組合。

以鑽石、藍寶和碧璽設計的色彩把戲必需與錶盤構圖相呼應,藍寶石款的錶盤由不同深淺的藍寶石和鑽石拼湊,碧璽款的錶盤則全鑲嵌98顆圓形明亮形切工的帕拉伊巴色碧璽。

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的錶殼以18K白金製造,尺寸為32 x 46mm,厚度為11.8mm,搭載石英機芯,備時分顯示,搭配緞面錶帶。藍寶石款為深藍色緞帶,碧璽款的緞帶為綠松石色。18K白金錶扣鑲嵌29顆圓形明亮式切工鑽石;另備有真絲編織飾帶及鑲有12顆圓鑽的18K白金項鏈。

時尚之日常

高級珠寶腕錶難以成為生活日常嗎?非也,只要你掌握casual luxury的大道理,將珠寶的氣質與個人氣質合體,搭配平日的時尚造型。Emerald Signature藍寶石腕錶就是要給你這樣的呼喚。首枚Emerald Signature鑽石腕錶於2014年面世,錶殼設計成金字塔形狀,連可旋式錶蓋合共是七層的八邊形階梯,鑲嵌了302顆圓形明亮式切工鑽石,頂端位置則飾以一顆奪目的祖母綠型切工鑽石,與Ultimate Emerald Signature的設計脈絡一致。

2021年新增兩枚藍寶石型號,以交替排列的圓形切工鑽石和不同色澤的圓形明亮式切工藍寶石妝點錶殼的祖母綠型線條。一款是深色藍寶石為主調,另一款是以顏色較淺的藍寶石為主角,兩款腕錶的錶盤均以霓虹光澤的白色珍珠母貝打造,配備緞面錶帶。另備有鑲嵌12顆圓鑽的18K白金項鍊及緞面絲帶,佩戴方式充滿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