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Universelle大複雜懷錶面世一百多年後,愛彼推出品牌第一款超複雜功能自動上鍊腕錶,並再次披上愛彼Code 11.59戰衣出陣,以RD#4之名,延續品牌複雜功能研發的承傳。

Text: 楊文翰

新作Code 11.59 by Audemars Piguet Universelle腕錶經7年多時間研發而成,搭載由超過1,100塊零件組成的自動上鍊機芯,集23項複雜功能於一身,當中包括大小自鳴、三問、萬年曆、追針飛返計時和飛行陀飛輪等。腕錶設計符合人體工學原理,佩戴舒適,功能亦操作簡便,有別於一般複雜功能腕錶調校時的步步為營。

Universelle懷錶

愛彼Code 11.59系列Universelle腕錶是品牌向大複雜功能懷錶Universelle致敬之作,此懷錶擁有共26項功能,當中包括19項複雜功能,例如大自鳴鐘樂報時、萬年曆、追針跳秒計時功能等。

1899年,愛彼將Universelle機芯送交德國Dürrstein, Uhrenfabrik Union Glasshütte製錶廠,這台大複雜功能機芯建基於Louis Elisée Piguet半成品機芯上,直徑49.5毫米,共有1,168塊零件。他們於1900年8月在德國萊比錫舉行的鐘錶展中,展出尚未完成的懷錶雛型。到1901年,德國報紙出現了這枚懷錶的首則廣告,並取名為「Universal-Uhr」。但要到1920年代,懷錶才開始正式出現在Dürrstein公司的產品目錄中。

Universelle懷錶銷聲匿跡數十年之後,於1993年現身蘇富比拍賣會,最終由一位著名英國愛彼古董時計收藏家投得。懷錶於2001年經過大改造,換上鉑金錶殼及新主人所要求的客製化錶盤。2012年,Universelle懷錶被送回愛彼古董錶修復工坊,由品牌兩位資深修復專家經過四年時間完成修復,並重新配以與原版相同的玫瑰金錶殼。這枚大複雜功能懷錶最終於2016年回歸愛彼懷抱,成為品牌博物館(Musée Atelier)的鎮館之寶。

在Universelle懷錶回歸愛彼懷抱的同一年,品牌開展了新計劃,旨在推出一款適合日常佩戴、易於操作的超複雜功能腕錶。經歷七年時間,愛彼研發出一台由超過1,100塊零件組成,擁有40項功能,當中包括23項複雜功能和17項特殊技術裝置的自動上鍊機芯,編號1000;並集合了RD#1、RD#2和RD#3的三項重要複雜功能研發成果。機芯直徑34.3毫米,厚度8.75毫米,3 Hz擺頻,動力儲備約64小時;被裝進直徑42毫米的愛彼Code 11.59系列錶殼中,厚度15.55毫米。

操作簡易的錶冠和按鈕

為了要讓這枚超複雜功能腕錶易於操作,愛彼花盡心思,最終設計出能夠以錶殼左側的三個按鈕,以及右側的三個錶冠和其同軸按鈕,來調校和控制所有功能,省卻一般採用pin set工具的需要,而沒有慣常調校複雜功能的諸多顧忌。每個按鈕和錶冠都有圖案標示,讓使用者易於辨識相對的功能操作。

左側最上一個按鈕用來啟動三問報時功能,中間的用來調校星期顯示,下方的則用來調校月相。至於右側的超級錶冠和同軸按鈕方面,2時位置的錶冠用來選擇大、小自鳴和靜音模式,按鈕用來開啟和制停計時功能;3時位置的錶冠用來上鍊、調校日期和時間,按鈕就用來控制雙秒追針功能;4時位置的錶冠則用來前後調校月份和同步年份,按鈕則用來控制飛返計時的歸零和重設計時功能。不僅如此,4時位置的錶冠,在前後扭動最多70o之後,會自動回彈至原位。

悅耳的報時功能

愛彼Code 11.59系列Universelle腕錶備有堪稱複雜功能之最的大小自鳴報時,並與品牌於2015年推出的RD#1專利技術Supersonnerie融為一體。大小自鳴是時計的機械自動報時裝置,大自鳴會先報小時再報刻鐘,小自鳴則只會報小時,當然還有不會自動報時的靜音模式。而大小自鳴往往都會伴隨著三問報時功能,只要在需要時按下按鈕(即拉下更常見的報時拉桿),就可以啟動報小時、刻鐘和分鐘的三問功能。

這枚新錶的大小自鳴和三問報時功能,還添加了品牌與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一起經歷八年時間研發得來的RD#1超問聲學Supersonnerie系統,專利音簧直接安裝在作用類似共鳴板的一片專用零件上,以改善傳音效果;此外,Supersonnerie系統在無需報刻的情況下,會在報小時之後無間斷地直接報分鐘,令報時節奏更為輕快。而在新錶當中,愛彼還重新調整了Supersonnerie的結構,特別設計了獨特的雙底蓋,拉動3時位置錶冠後方隱藏的滑桿,便可以打開經鏤空處理的18K金製超薄暗蓋,欣賞厚度只有0.6毫米的全新藍寶石水晶玻璃共鳴板,以及刻有音波圖案的鉑金製擺陀。超薄暗蓋的側面還設有小孔讓空氣進入,形成共鳴箱,在腕錶佩戴在手腕上時,產生更響亮的報時音效。

易於調校的萬年曆

在全新的1000機芯中,愛彼加入了2018年應用在Royal Oak Selfwinding Perpetual Calendar Ultra-Thin上的RD#2專利技術,將萬年曆裝置的結構由三層減至一層,方法是把月末日期凸輪併入日期輪,同時把月份凸輪與月份輪結合,使機芯可以更纖薄。

大家都一直誤會了,萬年曆是自動調整月末最後一天跳至下個月份第一天的日曆功能,並不就代表一定會有閏年、月份、星期和日曆等顯示。但這款全新愛彼Code 11.59系列Universelle腕錶就有齊兩位數字年份、月份、星期和大日曆顯示。腕錶亦採用半格里萬年曆制式,計算每四年一閏之外,同時會考慮到每百年不閏,因此直至2400年之前,都無需進行任何調校。

此外,萬年曆的最大問題是諸多的調校顧忌。但這款新錶卻可以透過錶殼兩側的不同按鈕和錶冠,隨時隨地調校各個萬年曆顯示,日曆和月份可以作前後調校之餘,月份兼同時與年份同步,實在簡單方便。

精準月相顯示

一般的月相功能,為了易於製作,往往會以29.5日一個週期為計算。但這款愛彼Code 11.59系列Universelle腕錶的瞬跳式天文月相顯示系統,以月球平均每29.53日圍繞地球公轉一周的長度計算,由印有六種月相圖案的兩片同心圓盤組合,呈現出由新月到滿月的圓缺變化,準確度達至每122年才需要手動調校一次。月相顯示視窗設於8時位置,與4時位置的年份顯示對稱。

雙秒追針飛返計時功能

新錶同時備有兩項複雜計時功能,包括飛返計時和雙秒追針計時功能。具有飛返功能的計時腕錶,可以在無須制停的情況下,按下reset按鈕把計時秒針歸零並重新計時。而雙秒追針是指中央重疊了兩根計時秒針,當開始計時後,只要按下split second按鈕,其中一根秒針便會停止計時,而另一根秒針就會繼續行走,再按一次split second按鈕,停下來的一根又追回另一根並重疊在一起,如此這般便可以不斷的離離合合,你追我逐,直至大家都停下來為止。一般的計時腕錶,通常都只會有其中一項複雜計時功能,但這裡就兩項都有齊,且配備雙導柱輪,以及專屬的旋轉離合裝置。

而另一項重要的技術突破是,品牌首次把追針的機械結構與中央擺陀的滾珠軸承結合在一起,把原本上下疊架的兩層併合為一層,使機芯厚度減少1.1毫米之餘,還可以讓人清楚欣賞到追針裝置的組件。

不過,我認為美中不足的一點,是飛返功能只應用在一根計時秒針上,如果兩根秒針分開,當按下reset按鈕時,只有正在行走的一根會飛返歸零。如果兩根秒針都同時歸零並一起重新計時,那是否更有趣呢?我沒有深入考究在實際應用上,哪一個雙秒追針飛返功能會更合理,反正都沒有人真的會拿這枚錶來計時吧。

飛行陀飛輪

有RD#1和RD#2,又怎可以少得了RD#3呢?據愛彼的複雜功能部門主管Anne Gaëlle Quinet女士所講,起初他們是沒有打算為新錶加入陀飛輪裝置的,要到最後期才決定把RD#3的技術,融入新錶中。RD#3技術首次應用在2022年推出的兩款Royal Oak Selfwinding Flying Tourbillon Extra-Thin腕錶之上,今次裝進RD#4之內,可以令腕錶走時更準確之餘,也可以造得更薄。1000機芯備有兩個發條盒,一個為飛行陀飛輪、計時、萬年曆和月相顯示等功能提供動力,另一個則專用於報時功能的驅動,兩者皆由擺陀轉動而自動上鍊,或是以3時位置的錶冠由人手上鍊。

四個不同款式

品牌將會在2023年推出四個不同版本的愛彼Code 11.59系列Universelle腕錶,包括三個白金錶殼和一個玫瑰金錶殼版本,白金錶殼有半透明電鍍黑色K金錶盤、半透明米色PVD塗層K金錶盤,以及雙色鏤空錶盤三個不同選擇,而玫瑰金錶殼則只有雙色鏤空錶盤版本。全部配襯黑色鱷魚皮錶帶及K金摺疊式錶扣,另附送一條黑色紋理橡膠塗層小牛皮錶帶。至於售價方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兩個K金錶盤版本約為1,450,000瑞郎,即折合港幣大約1,200多萬;兩個鏤空錶盤版本由於機芯零件和製作工序都較多,所以售價會高一點。據聞,由於能夠組裝這種超複雜功能腕錶的製錶大師只有一位,第一年產量僅為七枚,但往後每年也只不過是十枚,所以,這款錶又是有錢都未必買得到的了。又據聞,品牌日後可能會推出特別訂製服務,為訂購這款錶的顧客提供personal customization。價錢不是問題,訂得到,又捨得戴出街的,才是真正識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