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白一點,Triskelion可說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作品,因為Triskelion是一款向酒廠三位傑出釀酒大師致敬的特別版威士忌。

Text: LY Photo: 大渡宣彰

先借此欄恭喜楊總創刊,常跟他把酒言歡,對杯中物甚有心得的他相當尊重傳承傳統工藝,特別是製錶大師,他特別喜歡。作為創刊首稿,我也想起一瓶以三位頂級大師共同調配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來賀賀佢,這瓶單一麥芽威士忌正正是尊師重道,有今生冇來世之作。

言歸正傳,酒友K愛喝蘇格蘭威士忌,從小便因為父親是Johnnie Walker黑牌的捧場客,家中常備有藍黑金綠牌,有一次他偷嚐綠牌pure malt,自此對麥芽特別鍾情(偷飲特別好feel),成年後,接觸過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後更不能自拔,自此成酒徒,每月最少喝一瓶,上周年度聚會,老闆M問道:「查實威士忌好一致,我記得約七、八年前飲過支Macallan Sherry Oak系列 18年,到今天再喝另一支18年,味道都係差不多,酒廠真的有那麼多存貨嗎?」K說:「梗係,否則Macallan都不會開(擴充)新酒廠啦。」

大師風範

兩人爾後視線落在我身上,我笑笑道:「K的說法,啱一半啦。」事實是,Macallan擴充新酒廠是為未來增加貯酒量,但也其他原因,日後再談;而一支Macallan 18年單一麥芽威士忌之所以可以維持同一酒體,最重要的是那位釀酒(調配)大師Master Blender,因為就是他將不同年份的單一麥芽威士師調配,才可兌出酒體風格統一的威士忌。對,他們的鼻舌對氣味的靈敏度可是超乎常人的,能成為一個酒廠的Master Blender,絕對是難能可貴,難度甚高。

像這次介紹Highland Park剛推出的Triskelion沒年份單一麥芽威士忌,其中一位釀酒大師John Ramsay就說過,平常日試過百個威士忌樣本,以保持Highland Park的酒體水平,這位曾創造出Highland Park 18年、更在2007年調配出勇奪ISC(International Spirit Challenge)大獎的Famous Grouse 30 年麥芽威士忌的大師,老實講,一般飲開Highland Park的酒友也未必認識佢,但威士忌保持高水平及有創新,每一位Master Blender才是幕後英雄,salute。

調配功力

尤其是以前時興的Blended Whisky,一瓶調配威士忌往往結合5至50種麥芽及穀物威士忌,調配大師的功力絕對是成敗關鍵,不過今天大多數人只享受成果,背後構成原因不多深究,所以或說上世紀七十年代是創新年代,今天的新一代欠缺追源溯流窮源尋根的本性,一味靠電腦人工智能分析大數據,人本身天賦的五感體驗完全摒棄,第日包保後悔莫及,Steve Jobs說的。我以前先後提過不少Master Blender名字,由Sir Alexander Walker到「大魔」首席調酒宗師Richard Paterson,甚至是輕井澤酒廠前首席釀酒師內堀修省等等,當我們在享受每一杯威士忌時,都應該對他們心存感激。

感激之後,梗係飲勝。這次介紹的Highland Park Triskelion,推出已有一段時間,酒體沒標示年份,索價2千多港元,不是平宜貨。不過,如果我告訴你,這瓶酒有收藏價值;說白一點,Triskelion可說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作品,因為Triskelion是一款向酒廠三位傑出釀酒大師致敬的特別版威士忌(據知只推出一萬多瓶,賣完就算)。

大師之作

是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由三代調配大師共同操刀:酒廠現任首席調配大師Gordon Motion,與兩位曾經在酒廠服務逾四十年的前調配大師Max McFarlane和John Ramsay合作調配,選用多種首次填充桶(first fill)來熟成,付予這款威士忌獨特風味,包括西班牙橡木雪莉桶,美國橡木雪莉桶,以及美國波本桶和豬頭桶。當中也有混合少量再充桶 (refill cask)酒液來調和成品最終風味。過百年的大師釀酒智慧與威士忌靈感的體現,尤其珍貴。

Highland Park三代傑出釀酒大師(左起):Gordon Motion(21年經驗)、John Ramsay(43年經驗)及Max McFarlane(44年經驗)。

對於此瓶Triskelion,現任首席釀酒大師Gordon Motion說:「再次與兩位前輩John和Max合作是個有趣的經歷,能有這樣的機會我覺得很榮幸。 當時我們決定創造一款無年份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這樣的前提使我們能夠完全靈活地考慮使用各種酒桶類型,怎樣熟成,要做什麼風味。 借用John Ramsay的一句話:『 好的威士忌不一定光看年份 』。」早前一次Highland Park酒會試過,Triskelion可是Highland Park 21年的昇華版,酒香帶apricot、蘋果、雪利酒桶的典型堅果、蜂蜜和一些香草香氣,令人愉悅,帶有花香的春天香氣,及後略帶礦物質的香氣。一呷入口,Highland Park的peat smoke風格湧泉而出,灌喉後散發出是淡淡醇香的海風鹹香,貫徹HP酒廠風格。

有朋友說,這酒沒年份,不值二千多元,我就懶理照舊入貨三支,一支飲一支備用一支留作紀念。又是那一句:買一支,少一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