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楊文翰

疫情以來,第一次踏足內地,到北京出席Tag Heuer黄金版Carrera Chronograph腕錶的發佈會,更有機會與品牌行政總裁Frédéric Arnault先生傾談,了解一下Tag Heuer的未來發展大計。

新錶登場

先來介紹新錶。Tag Heuer自1860年創立以來,到1960年代起由品牌第四代掌舵人Jack Heuer先生領軍開始,便與賽車運動、車手和汽車密不可分。例如與Carrera腕錶系列名字息息相關的Carrera Panamericana卡萊拉泛美公路賽、保時捷Carrera Cup、摩納哥一級方程式格蘭披治大賽等。賽車隊方面,Oracle Red Blue Racing一級方程式和Tag Heuer x Porsche Formula e亦與品牌緊密合作。而歷年來跟Tag Heuer合作無間的車手則包括兩位傳奇人物冼拿和史提夫麥昆,還有近年揚威一級方程式賽車界的韋斯塔本。提到Carrera,當然更加不能不提保時捷,這間著名德國車廠,跟Tag Heuer的關係悠長而深厚,昔日Jack Heuer先生曾經把黄金腕錶贈予Ronnie Peterson和Niki Lauda等傳奇賽車手,以獎勵和推動他們勇往直前、爭取佳績。今日,藉着Tag Heuer Carrera系列誕生60週年,品牌以此為啟發,推出全新Carrera Chronograph黄金版腕錶。採用直徑39毫米18K 3N實心黄金錶殼、錶冠和計時按鈕,鍍黄金錶盤和指針,襯黑色蝸形紋30分鐘和12小時累計盤,以及黑色漆面中央計時秒針和小秒針,黄金和黑兩色形成鮮明對比;還有glassbox凸面藍寶石水晶玻璃錶鏡,令腕錶更優美典雅。搭載改良自Heuer 02的TH20-00自動機芯,由單向改為雙向上鍊擺陀,動力儲備亦提升至約80小時,走時也比上一代機芯更精準;4 Hz擺頻,備導柱輪裝置計時和日曆功能。襯黑色穿孔小牛皮錶帶,18K黄金針扣。售價約$172,950。

我們在北京就能夠一睹新錶的真身,戴在手上拍照都不捨得除下來。以前總覺得黄金腕錶好娘,但現在反而覺得只要配襯得宜,黄金是很好看的,是年紀大了,品味改變了嗎?還是年輕時的我根本不懂什麼是美呢?品牌行政總裁Frédéric Arnault先生還向我們透露,黄金版的Carrera Chronograph將會推出黄金鏈帶款式,我肯定那將會更受歡迎。

與CEO對話

在北京,我們有機會跟Tag Heuer的行政總裁Frédéric Arnault先生傾談。先簡單介紹一下Frédéric,他是LVMH集團老闆Bernard Arnault的三公子,1995年在法國Neuilly-sur-Seine出生,2014年畢業於法國巴黎綜合理工學院École Polytechnique,之後加入Facebook和著名管理顧問公司McKinsey工作,到2017年加入Tag Heuer,專責智能腕錶業務。2018年,Frédéric獲委任為Tag Heuer的策略與數碼發展總監,並於2020年正式升任為Tag Heuer行政總裁。

今次是Frédéric出任Tag Heuer行政總裁一職之後第一次到訪北京,問到他上任後對品牌的發展有什麼目標和期望,他清晰明確地回答說:「自我任職行政總裁以來只有三年,但其實我加入Tag Heuer已經六年,期間品牌經歷了很多改變。在產品方面,我們把自己定位為高級製錶品牌,以研發高品質時計為目標,在機芯、打磨裝飾,以至裝嵌等各方面,均積極提高質量。我們亦專注於品牌最具代表性的型號,例如Carrera和Monaco,重新帶出品牌的歷史價值。而我們跟賽車運動的緊密合作,讓我們在新物料的應用上能夠更具創意。我們亦推出了陀飛輪、追針計時等複雜功能的機芯,之後亦已設定全盤計劃,推出更多的複雜功能,讓Tag Heuer再一次躋身高級製錶的行列。改變品牌的定位之餘,也改變銷售渠道 ,我們想更直接地接觸和服務顧客,所以我們開設更多的專門店,減少經銷商。自我上任以來,全球各地的品牌專門店數目已由120多間增加至接近300間,增幅超過一倍。Tag Heuer明白品牌推廣的重要性,我們很早期已開始贊助法拉利和一級方程式賽車,可算是製錶業界的先驅。最近,我們亦找來品牌大使Ryan Gosling拍攝宣傳影片《The Race Never Stops》,那是最鼓舞人心的鐘錶品牌影片。而且,這只是故事的開端,我們往後將會推出更多類似的宣傳企劃。」他笑着繼續說道:「抱歉,這條問題很難簡單地用三言兩語去回答。如果要針對中國和香港市場的話,今時今日Tag Heuer的確沒從前那麼為人熟悉,人們不知道我們是誰,有什麼產品。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提高品牌的知名度,讓顧客來到我們的專門店,聽我們訴說有趣的品牌故事。」

訪問中,Frédéric亦提到,以運動贊助作為推廣渠道無疑是有效的,但當年選擇足球卻是一個錯誤,不是因為足球不受歡迎,而是品牌與這項熱門運動的聯繫未被顧客認同。那不單只是他的直覺,亦同時有研究數據支持,調查結果顯示,Tag Heuer與一級方程式、賽車運動最為密切,而高爾夫球,甚至田徑,都比足球的排名還要高。

Frédéric加入Tag Heuer時,專門負責智能腕錶的發展,但在訪問期間,他多次強調要把Tag Heuer重新定位為高級製錶品牌,推出更多具備複雜功能腕錶。所以,我最後就問他,智能腕錶在品牌的蛻變過程中,命運將會如何?他回答說:「我們其一個強項,就是多元化,我們有石英錶,例如Formula 1、Aquaracer,我們也有機械錶,無論三針、計時又或是複雜功能都有,可以照顧到不同需要的顧客。有時候,同一位顧客,也有不同的要求和選擇,我們都能顧及得到。我們能夠在不同的層面和需要之下,提供最具品質的產品。我們的智能腕錶提供強大的運動功能,在中國市場,我們停止推廣智能腕錶,主要是因為操作系統的關係,我們正在發展自家的操作系統,期待日後Tag Heuer的智能腕錶可重返中國內地市場。」

訪問過後,這位年輕CEO給我留下了甚佳的印象,期望在他領軍之下,Tag Heuer日後的發展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