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瘋狂的系列Crazy Hour,令Franck Muller的名字受到了高度關注,但其實在品牌發狂之前,它也早靠在酒桶腕錶方面的專注,成為這方面的專家而備受認同,更帶起了酒桶錶風潮。要創新、突破當然難,但遠不及要在原有的經典基礎上求變,既要保留傳統精髓,又要加建新的功能,絕對考設計師及技師的功力。今天酒桶錶依然是Franck Muller最鮮明的標記,如何能做到?看看其新作便會知道。

Text: Maria Leung
Photo: 楊文翰

一個設計的誕生,繼而成就出無數的產品項目,並成為一個品牌具代表性的標誌,是歷史及創意的契合,再經過時間的引證,就變作一項真正的經典,Franck Muller的桶形腕錶,就是一個例子。品牌成功令18世紀誕生卻乏人問津的酒桶形腕錶,變成一種熱潮,這由最初的Cintrée Curvex系列說起,品牌用一種新的設計手法去詮釋了存在已久的酒桶錶殼。它有別於一般酒桶,Cintrée Curvex在錶殼四邊微微向下彎曲,提升了錶殼的弧度,因此錶鏡拱起,錶背則凹下去,如此設計符合人體工學,佩戴起來能夠更貼服手腕,提高了舒適度,但與此同時,卻提升了製作錶盤以及錶鏡的難度。加上誇張耀眼的數字面盤,充滿視覺衝擊,在市場上樹立了鮮明的形象。後來出現了Cintree Curvex的進化版本Vanguard,比傳統酒桶形錶身更具曲線,錶面保留了立體數字時標設計,注入動感氣息,特別的是錶殼連接錶帶部分,隱藏式螺絲取代了凸出的錶耳,感覺更完整一致。Vanguard擁有多一份的運動味道,但造型上不失優雅,動靜皆宜。

Vanguard Beach

Vanguard Beach以夏日的陽光、衝浪和沙灘為主題,設計出熾熱紅、天青藍和翡翠綠3個款式,錶帶、錶殼以及錶面顏色採用一致的顏色配搭,令腕錶極為搶眼奪目。外型方面保留了Vanguard系列的運動風格,一直以來,Franck Muller通過持續探索不同的材料、色彩配搭和複雜功能,不斷擴展Vanguard系列,而這3款新作就完美展示了品牌在材質運用的精湛技術。錶殼以玻璃纖維複合材料製造,經過特殊定制,創造出一種呈波浪狀的紋理,讓人聯想起海灘上的沙紋。為了實現這個獨特效果,玻璃首先須在1500度的高溫下熔化,再被捲拉成超細纖維絲狀,然後在700度下冷卻並塑造成片狀。這些片材在進行染色後,經過層疊再壓縮成可以加工成錶殼的塊材。通過繁複的過程,品牌精確地掌控了Vanguard Beach的色調,同時創造了此系列的獨特紋理。除了獨具一格的外觀美學外,玻璃纖維複合材料比傳統錶殼材質更輕巧而堅固。玻璃纖維複合材料的密度只有鋼材的四分之一,但具有相當的機械強度。這使Vanguard Beach成為適合於各種戶外活動的錶款。自動上鍊機芯配以日期顯示和42小時動力儲備,提升了腕錶的便利性和功能性,僅在亞太地區獨家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