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Maria Leung

卡地亞作為一個地位顯赫的珠寶商,保存、增值和傳承一直是品牌所肩負的使命──保護文化遺產同時活化並優化傳統,讓卡地亞的風格永垂不朽,令頂級珠寶及腕錶等作品更具珍藏價值。為此,品牌自1983年起正式創立卡地亞典藏部門,並透過創立卡地亞典藏系列(Cartier Collection)來保留風格與技術,以延續品牌的精神。

早於1970年代起,卡地亞便展開曠世浩繁的收藏工作,搜羅品牌早年創作的珠寶、腕錶和其他珍品。說得再詳盡一點,我們可追溯到1973年的一個拍賣會,卡地亞就在拍賣會上歷史性首次購得一件半世紀前製成的物品──「廟門」(Portique)神秘鐘。從此,品牌開始蒐羅一系列能呈現出卡地亞風格的自家出品珠寶、腕錶和珍貴配件,更在1983年正式創立卡地亞典藏部門,專門負責整理及維護歷史資料。

而卡地亞典藏系列(Cartier Collection)目前共有超過3,500件臻品珍藏,最古老的作品可追溯至1850年,而最近期的作品則來自2000年代。此系列珍藏不僅見證了卡地亞170多年來的工藝風格與創意設計,更記錄了19世紀末以來裝飾藝術與整體社會的變化歷程。當中時計的藏品,便涵蓋造型腕錶、神秘鐘、華貴腕錶,到呈現空前創意的作品,見證了卡地亞的精湛工藝,將其風格和文化傳承予其設計師和工匠,並透過展覽傳播給公眾。就好像品牌於11及12月在本港舉行的「Time Unlimited」體驗,便展出了多款卡地亞典藏系列的珍藏,禮讚品牌百多年來的卓越製錶工藝。

造型腕錶大師

卡地亞早於上世紀就突破規限,創作出多個造型獨特的設計,並賦予腕錶標誌性的形狀符號,令作品成為傳奇,奠定了造型腕錶大師的地位。當中包括1904年誕生、屬史上首款現代腕錶的Santos-Dumont,它不僅是首個品牌採納方形錶圈的腕錶,更將以往隱藏於錶內的螺絲展露無遺,前衛設計成為品牌專屬的美學密碼;同樣採用方形設計、線條簡約俐落的 Tank腕錶,誕生於1917年,Tank的造型啟發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坦克履帶,甚至延伸創作出更多方形款式︰Tank Française、Tank Américaine、Tank Cintrée等;錶殼造型猶如一對括號的Tonneau系列腕錶,早於1906年面世,錶殼設計打破了圓形懷錶的傳統,環繞長方弧邊的透明琺瑯工藝雕紋錶盤更是特色所在。腕錶外觀看似簡單,然而只有運用高超技術,才能打造出如此流暢的弧形外觀。

於1912年首次亮相的橢圓形Baignoire腕錶,路易卡地亞憑著獨到的審美標準,決定將圓加以美化,將傳統的圓形稍稍拉長,令人意想到浴缸的形狀而得名。而這份美學追求至1960年代更持續發酵,令Baignoire Allongée腕錶在卡地亞工作坊面世,橢圓形兩個末端變得尖長,突顯了輪廓;於同年推出、造型前衛奪目並以龜甲外型為靈感的Tortue腕錶,緊湊的線條、超薄的輪廓、寬大的錶盤,成了Tortue輕盈創新的個性特徵;具備抽象不對稱橢圓形設計的Crash腕錶,創作靈感源自一枚因意外變形而需作維修的腕錶,體現了六十年代「搖擺倫敦」的創意活力和標新立異的精神。

橢圓形Baignoire腕錶

出自卡地亞大師手筆、能呈現空前創意的作品又豈止如此,除了以上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系列之外,一些大家難得一見的鐘形腕錶、八角形Ceinture腕錶及手鐲腕錶等,都為品牌的腕錶造型創作寫下了歷史。同時,藏品中更不乏充滿傳奇身世的代表,好像1963年來自卡地亞倫敦的Oblique腕錶便曾售予斯圖爾特‧格蘭傑(James Stewart,亦稱Stewart Granger,1913-1993),他與慧雲‧李(Vivien Leigh)在1937年於倫敦舞台上合作演出,因而聲譽鵲起,後來更成為英國電影界最受歡迎的男主角之一。另一枚1930年代的手鐲腕錶,則是來自著名法國影星茜蒙‧仙諾(Simone Signoret,1921-1985),令珍品更引人入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