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Joanna Chu  Photo: 周耀恩

近年鐘錶界也越來越多新的面孔,而且越來越年輕,今次訪問的嘉賓康穎基(Ricky Hong)是位中學生,年紀輕輕就在本地腕錶品牌的指導下,花費60小時成功製作名為「15歲的夢想」的陀飛輪,今次他帶同幾枚自家作上來接受訪問,讓我們更了解其製錶夢。

製錶夢始於一枚舊AP

16歲的Ricky對於鐘錶的興趣萌生於兩年前的一次機緣,「我小時候一向都很喜歡汽車,特別是用電油的車,不過發現玩車對我來說還有些遙遠,有次機緣巧合之下我去了一位小學摯友家,我就看到他爸爸擁有一枚米蘭帶的Vintage Audemars Piguet Skeleton Chronograph,就問他為什麼這枚錶是不需要入電池,然後他就解釋了機械錶這件事給我聽,自始我便對腕錶的機械結構、原理產生興趣,慢慢開始留意手錶。」

首枚作品靈感源於Vantablack

喜歡錶大可以選擇儲,用時間、金錢集齊心頭好,Ricky偏偏喜歡一手一腳、以人手工藝打造出自己的理想腕錶,「我第一次嘗試自己拆開的錶是一枚精工腕錶,拆開後發現跟着上網教程重新組裝亦不太難。那陣子H. Moser & Cie.推出了一枚以全球最黑物料Vantablack打造的腕錶,我十分喜歡,但我發現市場上沒有其他便宜一點的平替款,就想着不如自己弄一隻出來,
於是就製作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枚腕錶,組裝後還能運行的腕錶。」當說起自己第一枚作品,Ricky由最初說話帶點腼腆變得眉飛色舞,「正如剛才說我第一枚腕錶的靈感來自H.Moser的Vantablack,因為那時我真的很喜歡那枚錶,但爸爸跟我說:『你不用想了!十多萬一枚腕錶,你做夢吧!』所以我便嘗試自己造,你翻轉看這枚錶,雖然是一枚平平無奇的6497機芯,但我在大鋼輪上刻了三條坑,一來沒那麼單調,二來這就是我早期做這個倒角打磨的失敗作,這些位置又粗又崩又不夠光亮,又不夠平整,但始終是我的第一次,很慶幸就是它還能運作。」

個人品牌整裝待發?

訪問當天Ricky還攜帶其餘兩枚自家作品和我們分享,「第二隻陀飛輪腕錶其實同樣都是採用黑色的錶盤,兩隻錶的錶盤都不是從外面買回來,是我自己D.I.Y的,它的表層都是凹凹凸凸代表噴漆的精度不夠。這枚錶有幾個亮點,首先是我在錶盤加了個人標誌,另一個是上面再鑲有五顆寶石,四顆小的襯中間一顆大,我最初是想加裝飾,但那時候又不懂得雕刻,所以就選擇比較簡單的鑲石。」至於第三枚作品,他就嘗試挑戰煙燻的藍色錶盤,「這枚腕錶是我剛剛學會3D製圖AutoCAD後所創作的,除了機芯在外購置,然後找人再幫忙打磨,錶殼、指針、錶盤連同時標都是我自己畫圖,然後找廠方訂製出來。當時我很欣賞Grand Seiko的時標,覺得很美便去參考,去做一個差不多的模樣出來,這些時標中間經拉砂處理,即是啞面,然後兩條邊角是亮面,左右翻動就會看到,這隻錶亦用上我喜歡的殼形,配備瑞士機芯Sellita SW200,其實都很穩定。」每一枚腕錶的誕生都見證着Ricky的進步,是更靠近夢想的憑證。

筆者當然把握機會追問最快甚麼時候能買到Ricky Hong的腕錶,他便指着那枚煙燻面說道:「當時我找廠方訂造時一口氣做了幾十隻,但暫時還在改進,想在擺陀上做個人化的東西,另外就是想改進玻璃錶面,因為這個是single dome sapphire crystal,雖然都是藍寶石,但我想換一塊double dome sapphire crystal, 看起來通透一點而且更漂亮,可能改良這兩個部件後便會推出市場。」

「十五歲的夢想」

去年他在本地腕錶品牌ANPASSA的指導下,花近60小時製作出陀飛輪,更命名為「15歲的夢想」,自此在鐘錶界打響名堂,問他為何是陀飛輪?他謙稱在腕錶三大複雜功能即陀飛輪、三問和萬年曆之中,自己最有機會做到的是陀飛輪,「製作陀飛輪時,有一個很難的問題就是陀飛輪的橋架,加工的要求是在0.06克左右,這是一個頗大的挑戰,幸好最後在老師的協助下成功解決問題。其實這隻陀飛輪只是基於現有機芯改裝而來,是基於國產的杭州(機芯),但我將其中有三塊主甲板的頭兩層都拿走,而且有些位置是鋸開了,自己做了兩條金橋再搭上兩個發條鼓,造出雙發條陀飛輪,還有這隻錶大家看到有個『康』字,其實還有一個小『康』字在6點位置,是代表爸爸和我。」對於突然在錶界聲名大噪,他卻表示相信路還很遠,所以不要成名(笑),「其實還有很多人未認識我,我還是一個普通人。上年11月我去了一趟瑞士,發現原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我意識到的就是現在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很多事情要有待學習。」

製錶夢的最終章

既然說製錶夢的路還有很長,不難令人好奇他最終目標其實想走到多遠?「我想做自己的獨立製錶品牌,主打都是不同的複雜功能,例如現在我鑽研的有雙問,還有就是逆跳的功能,不過它是慢慢跳回去的。現時市面的逆跳都是去到60分鐘就很快跳回去原點,但我不太喜歡這樣的設定,反而我喜歡就是0到30分鐘,30分鐘就走回去60分鐘。」有熱誠、有幹勁,相信你也會看好這位年輕人於鐘錶界創出的一番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