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Joanna Chu

Hublot Big Bang One Click Steel Rainbow $548,200
Maje Jumpsuit

《骨妹》中的義氣仔女靈靈、《逆流大叔》中的惡死龍舟教練Dorothy、《非同凡響》中乖巧的OK姐姐、《緣路山旮旯》中的麻甩咩姐,以及近期在《白日之下》為真相尋根究底的記者凌曉琪,余香凝(Jennifer Yu)從影後接拍過多個突破形象的角色,演得入型入格,曾獲金像獎和金馬獎提名,演技早備受肯定。她形容自己如一張白紙,讓角色來為自己上色,在導演給的框架裏去找到無限。

演戲刺激思考

Jennifer最初以模特兒身分出道,走上演員路全靠緣份。「我和電影的關係源於一個緣份,因為從來沒有想過做電影這個行業,也沒有想過當演員,但我覺得是上天給我的一個緣份和給我的一條路,而電影也改寫了我一生。以前的我覺得比較單向,讀書時修讀文科,就是不想思索那麼多東西,所以我背書就比較厲害,就算別人問我意見,我通常都會說無意見或者OK。但自從開始做演員、踏入電影這個行業,每一次都有要探討的人和議題,當我去鑽研角色,會令我自己思考多了,開始有很多問號,對於每一天發生的事,或者社會、世界上發生的事件,都會想很多為什麼。」

Hublot Big Bang One Click Steel Diamonds $102,500
Sandro Velvet Jumpsuit
Sandro Boots

收放自如的演技

2017年憑處女作《骨妹》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在2022年亦以《緣路山旮旯》入圍金馬最佳女配角獎,到去年更憑《白日之下》角逐金馬影后,實力有目共睹,是新一代演員中的潛力股。「那時懷着第一胎拍《緣路山旮旯》,組數不太多,沒有很長的時間去投入角色,而我那一部分只是拍了三日半,所以那一刻沒有想那麼多東西,能應付好台詞已經很好,因為懷孕的時候記性會很差,還要背這麼多對白,然後王浩賢導演就說要一take過,他覺得我背得到,我說可以,但現在的生理狀態怕會有影響,我就很努力背,覺得背好已經是做好一個功課,去到片場就放輕鬆,跟岑珈其這個對手去玩。比起以前《骨妹》或《非同凡響》,我就真的會想許多,然後在那一段時間我也要入戲,才覺得自己對得起那個角色。相反在《緣路山旮旯》我好像放下了以前一些執着,反而出到來的效果,行內的朋友都讚好,說是我從影以來最鬆,我以前沒有想過什麼叫『鬆』,我之前就很緊張,收到一個角色我希望自己做好它,然後我會做很多資料搜集,甚至乎去體驗那個角色的生活。讀演藝學院的朋友跟我說事前功課要做,但入戲的時候你要把它全部扔掉,在那一刻才知道原來『鬆』對於演戲來說是那麼重要的。然後就接到《白日之下》,很幸運有一個那麼好的劇本、那麼好的角色,自己就嘗試把這個啟發放到《白日之下》之中,認真去做功課,入戲時再把它放在一旁,從容地演出,我覺得這是在演戲上的一個轉捩點。」

Hublot Big Bang One Click Steel Diamonds $102,500
Sandro Velvet Jumpsuit
Sandro Boots

空白,是無限可能性的起點

「我有做過人類圖,不是心理測驗但分析人格的測試,如果你思考能力好,腦袋的區域會亮起,說話厲害,嘴巴的區域則會亮起,但我是一盞燈都沒有,其實我就好像一面鏡子、一張白紙或者一塊海綿,沒有一個特定的個性,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時期多接近什麼人,便很容易會成為那種人。我覺得自己潛在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也有很多不同的性格,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文靜,但當和一些高能量的人一起玩,我也會有很高能量。」演員是故事的載體,在每套電影中掏空自己,活在角色的狀態裏,最好就是一張白紙。

「正因為是白紙,所以可以畫任何地圖,一切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你很自由,充滿了無限可能。」—《解憂雜貨店》

Hublot Spirit of Big Bang Titanium White Pavé $181,900
Emporio Armani Midi Dress
Emporio Armani Oversized Liquid-velvet Rose Brooch

從電影中發現社會弱勢

近年有入場支持香港電影的觀眾,總能在多部作品中發現Jennifer的身影,商業片以外,《骨妹》、《翠絲》、《非同凡響》和《白日之下》都圍繞着社會議題,問及她是否偏好這類型的劇本和角色,她自言相當幸運:「感恩有機會可以去試鏡,最後亦得到那個角色,不是每一個演員都這麼幸運可以拍到大眾關心的電影。曾有位電影監製也說我很幸運,拍了很多部都是跟社會題材有關的電影,為我的工作賦予了一些意義,不只是純粹帶來娛樂這麼簡單,是會令人看完電影後有所反思,或者是關心我們講的那件事,所以也挺感恩。你問我之後會不會再想拍多一點,當然想。特別在謝票場見到很多不同的觀眾,他們真的會很感激團隊將議題搬上大銀幕,有時候讓他們心靈上得到治癒,甚至有觀眾會多謝我們提出這些社會問題,我就發覺原來演員雖然好像沒有選擇,有機會演出已經很好,但是當有機會拍到這類型的電影,原來這個職業會有更深一層意義。」

事業家庭兼得

戲外的Jennifer擁有美滿家庭,即使是兩孩之母亦未放棄追演員夢,誓要當在職媽媽兼顧家庭和事業,不難嗎?難啊,但她樂在其中。「做Working Mum最大的阻礙是自己的心理因素,當你還是單身人士的時候,你真的可以全情投入,不去想其他事情,100%專注於工作,但當你是一個在職媽媽,心入面好想工作或者繼續衝,那一段時間雖然很忙但開心,開心之餘又有矛盾,像離開了子女很久或者沒有太多時間去陪伴,這是一個最大的阻礙。從另一個角度也算是挺特別的體驗,一開始拍《白日之下》,其實都有想過有小朋友後,會否令自己沒那麼入戲呢?以前拍戲我會二十四小時都在演那個角色,現在當了媽媽,一回到家女兒就會找你玩,要做回媽媽、做回自己。但今次囡囡好幫到我做心理調節,《白日之下》的題材頗沉重,每一天收工坐車回家,心裡已經很不舒服,甚至有時候很想哭,但一回到家聽見囡囡叫我媽媽,衝過來抱着我,頓覺舒服許多,讓我有個緩衝的時間,第二日再去片場,我就能全程投入,放低電話,都好多謝我先生及家人能分擔或處理家裏瑣碎事,讓我更專注工作。」

Hublot Big Bang One Click King Gold White Diamonds $221,700
Michael Kors Double Face Cashgora Slit-Sleeve Dress

關關難過關關過

Jennifer一向予人的感覺都是很堅強,很努力,記得在拍攝當日,首次和她合作的攝影師亦讚道:「看得出她下過苦功,努力練習擺Pose,沒有恃着自己天生麗質。」一切原來是媽媽的教誨成就了她正向的特質,而此也是她選擇傳承、教育孩子的人生觀。「我覺得自己思想是偏向正面,也很堅強,我希望他們兩個都可以做到,這件事是我媽媽教我的,很多時她都會說,當你遇到一個問題的時候,那刻會覺得問題很大,甚至覺得過不了這個難關,但是首先沒有東西是過不了,時間會過,隨時間會克服心理上的關口,你就一定克服到。最重要是信念,而當你過了難關再回頭看,其實很小事,解決了你就會變了一個更加強的人,我希望子女都可以有這個想法。」

Text & Styling: Joanna Chu
Photo: Alexander Yeung
Photo Assistant: Sebastian.c
Hair: Ken Hui @artify.lab
Makeup: Melody Chiu @melodychiumakeup
Watch: Hublot
Wardrobe: Emporio Armani, Maje, Michael Kors, Sand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