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Joanna Chu

三歲定八十,從小玩錶、拆錶的Carson Chan(陳楷遜),莫論活躍於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在國際鐘錶迷眼中亦是不會陌生的名字,今期INTERVIEW邀得這位鐘錶專家兼私人收藏家來場訪談,談時下鐘錶市場、也展望未來十年發展,分享對腕上藝術品的獨特見解。

三個身分遊走高級腕錶世界

Carson於美國加州州立理工大學畢業後回流返港,先後在Richard Mille擔任亞洲區總經理、Bonhams拍賣行的亞洲董事總經理和高級腕錶部主管,現於瑞士高級製錶基金會(Fondation de la Haute Horlogerie, FHH)當上總理事一職,以顧問身分推廣瑞士高級鐘錶文化和培訓學員。三個身分都離不開腕錶,他自言每個身分都帶給他無比的快樂:「2000年年頭是腕錶行業爆炸性的時段,當時的銷售、運作模式於今時今日難以再見,所以有機會於那個層面工作過的確很開心。但無奈當時的工作模式不算穩定,跟太太結婚、女兒出生後,老婆就說如果想看到小孩大學畢業,就需要另找一份工作。當時的工作實太瘋狂,基本上每晚都不會早過凌晨時分下班。接着進入拍賣行工作,節奏依然很緊張,在這個範疇裡要接待的客人跟之前於鐘錶品牌的有所不同,除了一些現代的產品亦要學習古董的產品,甚至乎當時我管核整個拍賣行,連其他的項目如字畫、瓷器和酒都要學習,所以對自己的眼光、接觸層面都有很大的推進。最後是FHH的理事一職,很多人都不太明白我做什麼,其實基金會是個非牟利組織,角色像行業中的商會,職責就不是賣貨而是照顧行業內的會員,會員們就是各大品牌。鐘錶行業過去這幾十年有很大的轉變,很多時候於銷售層面是追不上消費者的水平,所以你會見到好多時反而是消費者牽着售貨員的鼻子走,好多資訊和產品上的知識,消費者比前線銷售員知得更清楚,這是個不理想的狀態,如果基金會的工作哪怕今日只改變到一、兩度,去到10年、20年後,這一、兩度會變成很闊的角度,在這範疇下工作我找到我另一個樂趣。」

收藏家的第一枚珍品

Carson Chan的第一枚腕錶由爸爸送贈,是Alba的電子錶。

鐘錶品牌間競逐「第一」之名十常八九,Carson的腕錶藏品豐富,你說得出、說不出的他都可能有,到底他人生第一枚腕錶從何而來,而培養出對機械的興趣?「我第一枚腕錶在12、3歲,剛讀上中學時爸爸送我,品牌是Alba,現時精工錶旗下的品牌,那年頭是非常流行電子錶,最有趣是有燈和會發聲,所以我便要求一枚電子鬧鐘的腕錶,現在我已拆除電池,雖然我不知道它還能不能運作,但對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里程碑,這枚腕錶依然在我的收藏內。當時對腕錶的興趣未有那麼深,裝錶、拆錶的習慣是源於我喜歡整車開始,去了解一件事物最好的方法是拆開它,起初你不會買十萬八萬的錶,拆開它就很肉赤兼浪費。去到90年代末期我想要去了解腕錶的構造,當時的互聯網還不發達,至少還未有YouTube,見網上有在售賣機芯套裝,每個星期都會傳送說明書給你,教你如何組裝腕錶,懂組裝自然懂得將它解體。」

疫情下的生態

疫情下以往人潮湧動的銅鑼灣、尖沙咀等旺區都變得水靜河飛,各行各業皆受重創,市場因旅遊限制改由本地消費者主導,鐘錶業似乎跟上了時代步伐,在不穩中求存。「疫情後最大的改變,是大家容易留意到蚊型品牌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四、五年前若你問我有什麼品牌不認識 ,我估只有很少,但疫情後有很多品牌我都不認識或者沒有深入了解。疫情造就百花齊放,小型品牌在網上平台已做到銷售,所以很多品牌都相繼冒出。疫情初期大眾仍擔心會否影響生產線令產量下跌,從而所有人買錶都很困難,結果只輕微影響了5%的生產。但重要的是有更多喜歡鐘錶的人加入圈子,這無疑是跟虛擬貨幣有直接關係,虛擬貨幣於幾年間暴升,很多於虛擬貨幣中獲利的人就想將虛擬變成真實,因而購買腕錶,所以這幾年你會聽到許多人將腕錶掛上投資的稱號。」

講錢傷感情

「勞力是無止境,活著多好,不需要靠物證。」陳奕迅的一曲《陀飛輪》雖是2010年的作品,十多年後依然適用於時下買錶的風氣,腕錶跟保值、升值掛勾。「如果你不想自己買的錶虧損厲害是可以理解,反而你買錶是為保值的話便是個問題。你喜歡一隻錶或要對於一隻錶有興趣,最少是自己對腕錶有基本認知。如果你開始想投資,或者想品嚐紅酒,你怎樣都會想去學習相關知識,當然我身邊有些朋友完全不喝酒,也不知道葡萄酒的味道是怎樣,買來純粹用作投資,我就覺得比較可惜,在一個興趣、嗜好裡面抹殺了好玩的元素。當你對腕錶的認知達到某一個層次的時候,整件事的樂趣會高很多,而且當你得到享受和樂趣的時候,其實那個腕錶的回報不單止純粹是金錢上的。再說有些人買錶,他們明知腕錶升值或跌價,最終其實都不會賣。」

1+1>2的玩物

訪問在Carson的Studio進行,幾乎每個角落都放滿他的玩物,名錶以外、還有酒、雪茄、電單車等,藏品多得令人咋舌,要加入成為新一員,這位資深收藏家秉持着什麼原則?「不單止在腕錶上,其實你收藏任何東西都要營造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這個是我在十幾年拍賣行工作學回來的。有些收藏家為什麼在世界上出名,因為他能領導著潮流,有些錶一直都存在,可從來都不會有人去留意或者去花時間研究,突然冒起就是有些trendsetter策劃出來。最重要你自己有認知,當去收集和買錶時,新錶要fit into原本的收藏系列,純粹是靠折扣、講限量的話,要思考整個收藏能否reflect到自己的品味,所以我買錶時不是考慮一隻,而是整個系列去考慮。」

由奢侈品升格至藝術品的層次

是時下流行的NFT,還是其他東西帶領鐘錶界走向下個百年?「我覺得這個年代的人買錶,幾乎沒有人買一隻錶來看時間,未來這十年腕錶行業將會是由一個奢侈品,轉變為一定要很濃烈地染上一個藝術品的影子,才可以有一個很持續性的發展。其實在十年前,當時很多人都在質疑腕錶還會不會生存得到,今天走到2023年,Apple Watch好像在2014、15年推出,所以我覺得如果你買一隻錶,你第一個問題問它有多準確,我覺得你是錯過重點,它這隻錶的概念,你要怎樣才能令它是一個藝術品。其實我經常拿錶和藝術品去比較,我想你不一定需要懂得畫畫,你亦可以去欣賞一幅畫,當然如果你很喜歡畫而去讀了一個藝術學位,那你去欣賞一幅畫,跟一個沒有讀過學位的普通人去欣賞一幅畫,看的眼光又有些不同。其實錶也是,腕錶某個程度上是一種藝術,你要怎樣去欣賞,你懂不懂得去欣賞。可惜的是我們現在市場上,沒有一種這樣的課程讓你去研讀腕錶,可能在十年、廿年後,有個學位是叫“The Art of Watchmaking”,這絕對是腕錶發展下去的一個大方向。」他亦提到一個有趣比喻:「如果你同意我說腕錶已經沒有功能性的效用的話,其實它就掉進去藝術品的範疇,從古至今有什麼是沒有功能性而大家都想收藏的呢?就只有珠寶和藝術品,不會沒有鑽石戒指、名畫你就生存不到。若果品牌依然以功能作主導的角度去和客人做銷售,會讓腕錶失色,我反而覺得精準是一個副產品,最大前提的討論並不是精準,而是腕錶本身的意義在哪,不同品牌有不同的意義,所以我覺得未來的十年,腕錶將會是由奢侈品開始染上藝術品的一個發展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