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Vivian Wong

雖然「One of not many」是江詩丹頓自訂的一個hashtag,但盯著眼前這枚製作歷時八年的高級訂製時計,應該改為「One of a kind」才堪稱門當戶對。將一幅1655年的名畫《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戴珍珠耳環的女孩)以微繪琺瑯方式鎖定於直徑98毫米的軍官式懷錶底蓋,握於掌心會有何感覺?真的是無比感動。再來的,不是我們心跳的感覺,而是自製3761機芯跳動的感覺,它釋出西敏寺鐘聲大自鳴、小自鳴和三問報時的功能。

看來,「千錘百煉,匠心獨運」這八個字都未能足以概括這枚懷錶的工藝美學,唯有繼續閱讀下去吧。

它的心臟編號為3761

故事由2013年開始,江詩丹頓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接到一個來自收藏家的訂製懷錶專案:「我一直夢想收藏一枚真正的西敏寺鐘聲報時懷錶,以五個音簧對應五個音錘傳遞聲音,並具備大自鳴和小自鳴兩種報時模式,並且採用微繪琺瑯工藝裝飾。」江詩丹頓為此特別打造直徑71毫米,厚度17毫米,由806塊零件組裝而成的3761手動上鏈機械機芯;機芯的下半部份是陀飛輪裝置,它確保機芯精準調節運轉,透過透明底蓋便可清楚細賞。陀飛輪由一個每小時振頻18,000次的擺輪驅動。西敏寺鐘聲報時堪稱複雜無比的機械裝置之一,可想而知3761機芯的研發工作是何其艱辛。江詩丹頓製作大自鳴時計的傳統已逾兩個世紀,發表一籃子的經典懷錶,這項21世紀的挑戰他們絕對能夠勝任。

掌上的西敏寺鐘聲

是時候重溫何謂「西敏寺鐘聲」,它是倫敦西敏寺英國國會大廈上著名的大笨鐘 (Big Ben)的報時鐘聲。其報時鐘聲為四小節旋律,由四個不同頻率的音符組成。值得一提,懷錶在10時至11時位置之間另設有一個選擇器,用以切換大自鳴和小自鳴報時模式。3761機芯配備兩個發條盒,可在大自鳴報時模式下為樂音報時機制提供16小時動力儲備,為時間顯示提供80小時的動力儲存。機芯搭載向心性鳴響測速器,可調節報時音序,確保報時音律清晰悅耳。全人手裝飾打磨是3761機芯的基本門檻:擺輪板橋通體飾以精美雕飾;機芯板橋則用鑽石膏悉心打磨鏡面拋光效果;夾板經過電鍍處理,綴以日內瓦波紋裝飾,柔和的香檳色調躍然呈現。

掌上的微繪琺瑯名畫

典雅非凡的複雜懷錶與驚世名畫,從一開始可說是天作之合。收藏家委託琺瑯藝術大師Anita Porchet為直徑98毫米,厚度32.60毫米的懷錶作畫,以日內瓦技法的微繪琺瑯工藝在軍官式錶底蓋重現荷蘭藝術巨匠Johannes Vermeer的名畫《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這幅畫,究竟多久才能完成?答案是七個月。單是為少女的頭巾填塗的一層釉料,已耗費至少兩星期的時間。為了重現原作的微妙色彩層次,單是黑色便需由七種不同色調的釉料調配而成;此外還要在爐內反覆燒製20次左右,才可令釉彩固色。懷錶的主錶盤則用大明火琺瑯工藝燒製,呈現出溫潤的蛋殼色,與藍色琺瑯羅馬數字時標各自各精采。

綠葉之扶持

這個故事還未說完呢!最後要講的是雕刻藝術。18K黃金錶殼側邊的雕飾圖案帶有茛苕葉與鬱金香,力求與名畫和諧共融,外緣環飾是一圈宛如「珍珠」的雕刻圖案,與Johannes Vermeer筆下的珍珠耳環女孩遙相呼應。懷錶頂端的吊環是另一看點,細看是一對昂首咆哮的真金雄獅,栩栩如生。雕刻師在原材料雕刻前製作了多個3D立體模型,力求令雄獅的型態全方位「入腦」。這個環節,歷時五個月之久。

歷盡兩世紀時間洗禮的西敏寺鐘聲報時功能,在高級訂製懷錶Les Cabinotiers Westminster Sonnerie – 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完美呈現,由《戴珍珠耳環的女孩》永遠守護著,收藏家與江詩丹頓的時計藝術之夢就這樣功德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