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黑咪

轉眼一年又到尾聲,大家是不是又開始預備回顧和展望新一年?記得小時候問過一個「蠢」問題:為什麼一年要有12個月和365日,而且每個月的規律也不同?如果每個月的日數一樣的話,不是更簡單嗎?這期趁新年前談談曆法和萬年曆錶。

由10個月到13個月

現時西曆每個月不同長短的設定,當然有很多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大家可能也知道現時的西曆源自古羅馬,但其實早期的羅馬曆法定一年只有304日,分10個月(六個月30日及4個月31日),以Martius作為一年之始,然後依次是Aprilis、Maius、Junius、Quintilis、Sextilis、September、October、November及December(大家看這些拉丁文也大約猜到這10個月即現時西曆的3月到12月吧)。那跟現時365日相比,不見了的61日去了哪裏呢?原來羅馬人直接把它當成無名稱的月份,成為每年之間無一定規律的冬日。後來曆法被慢慢修補,才加入「1月」和「2月」,又因為紀念凱撒大帝及奧古斯都的出生月份,於是原本的Quintilis、Sextilis,也改名成Julius和Augustus,即現時的7月和8月。

多年來一直也有不少人提及曆法改革,例如建議將每月統一為28日(4個星期),每年13個月,28×13=364日,另外每年補一日不屬於原本「七日一星期」系統的年假日,然後閏年再補一日閏年假日至366日,符合現時每年的日數。

不過,13個月的設計並不是新鮮事,例如埃塞俄比亞曆一年便有13個月,首12個月每月30日,最後1個月則只有5日,同樣四年一閏(最後1個月變成6日),也是每年365或366日,跟古埃及曆法相近。古埃及人會將晝夜各劃分成「12小時」,從日出到日落為晝,從日落到日出為夜,因為一年之中晝夜長度並非固定,「1小時」的長度便會因應季節日出日落時間而轉變;但其曆法固定每月為30天,一年分為3季,每季4個月,名義上一年只有360天,但每年新年前都會加上5天epagomenal days,在5天中舉行慶祝新年儀式。這些曆法跟現時國際通用的西曆一樣,也是以太陽為本,主要考慮是貼近地球圍繞太陽一圈需要365.24日。

考慮月相的曆法

除了我們較熟悉的中國農曆以外,希伯來曆、伊斯蘭曆等則考慮到月相,即月亮每29.53日完成一次的盈虧周期,以29或30日定為一個月,但中國農曆和希伯來曆其實是陰影曆,會借着「19年7閏」來確保每年不會愈來愈短,令季節跟月份出現偏差。相比起來,伊斯蘭曆最為特別,因為它是純陰曆的設定,即始終以12個月為一年,不設閏月,閏年於第12個月後加一天(每30年中設11閏年),故平均每年只有約354天,每隔一年便會和公曆相差約11天,每隔2.7年相差一個月,每隔約32.6年就會相差一年,因此伊斯蘭的一年比我們認知的一年時間較短。

不同的曆法如此多,日常最通用的始終是西曆。早期的「日曆」腕錶可追溯到16世紀,裝有一個機械裝置,除了顯示小時以外,還能顯示星期、日期和月份,雖然當時的技術還不太精確,未必很精準。在一枚日曆腕錶中,星期顯示是最容易實現的,因為星期一之後一定是星期二,然後到星期三、四、五、六、日,再回到星期一,一個7齒齒輪便能解決。月份也是一樣,1月之後到2月,一直數到12月後又再回到1月,是固定的循環。但當中微妙的差別是每個月的長度都不同,平年每個月可以是28、30或31日,到閏年時2月卻會由28日變成29日。一枚具簡單日期功能的腕錶,通常也是以31齒齒輪指示日期,故每年3月、5月、7月、10月和12月的第1日,腕錶的日曆都要手動校正一次。

以齒輪記錄48個月長短

因為月份周期每4年一次,萬年曆的設計基本上就是在機芯中加入48月齒輪,配合各種形狀的槓桿、彈簧以及凸輪聯動結構,以機械零件精確無誤地在錶盤上顯示每個月的長短。48月齒輪其實就是一個月份盤,每月轉過1個齒,4年轉一圈。 齒輪旁邊設有撥桿,根據齒輪凹槽的深淺分析每個月究竟是28日、29日、30日還是31日。撥桿會根據齒輪凹槽來控制日曆撥頭的動作,按照該月的長短,在月底時一次過撥動日期齒輪的相應數目,例如在平年的2月底時直接由28日跳動4格至(3月)1日,或是在閏年時由2月29日跳動3格至1日,以及其他小月份由30日跳動2格至1日,大月份則按正常由31日跳到下一格的1日。萬年曆機芯的原理大致相同,但說起來當然簡單,要做到零件間的精準運作一點也不容易,而不同品牌也有各自的演繹方式,例如以指針、不同的轉盤方式在錶盤上顯示閏年 / 平年、月份、日期。

Patek Philippe 日月星並列

萬年曆時計在18世紀中已經出現,但首次應用到腕錶上,應該是1925年的Patek Philippe。當時的腕錶是由一枚1898年的女裝懷錶改製而成,以4個圓盤及中央指針顯示各項曆法顯示。來到今日不少品牌也會製作萬年曆錶,但Patek Philippe的設計卻是最豐富,顯示方式也有多個款式。例如將星期和月份窗並列於12時位置的雙視窗顯示、三盤指針式顯示、逆跳日期顯示等,還有兩年前推出的5236萬年曆腕錶,在錶盤12時設置長形顯示窗,顯示星期、日期和月份。此萬年曆的最出色之處,是其日期、月份跟星期的並列日曆顯示裝置,依靠4枚顯示盤運作(其中兩枚用作日期顯示),彼此處於同一水平位置,由118枚額外零件組成。

Bvlgari 最薄萬年曆

超薄腕錶是Bvlgari近年的發展方向,2021年推出的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錶,便是系列中的第7個超薄腕錶世界紀錄。作為全世界最薄的萬年曆腕錶,其BVL 305自動上鍊機芯厚度僅為2.75毫米,408個零件被收納在厚度僅5.8毫米的錶殼之中,在有限空間中流暢運作。錶盤佈局以中央時分針軸心分隔為上下兩半,上方是逆跳日期功能、下方是星期、月份顯示,底部6時位置則設有扇型指針式閏年指示。佔據錶盤上方大範圍面積的逆跳日期搶眼,令人聯想到向Gérald Genta招牌逆跳致敬的味道。不同指示以圓形設計平衡鋪滿整個錶盤,視覺上帶現代感。萬年曆功能可透過3個按鈕進行調校,2時按鈕調校日期、4時調校月份,8至9時間調校星期。到2100年2月的閏年之前均無須校正。

Jaquet Droz 三逆跳顯示

無論是指針式還是採用數字顯示盤,不少萬年曆在準備轉換月份、日期時,都是慢慢撥動。但Jaquet Droz Astrale Perpetual Calendar Eclipse腕錶則將萬年曆做成了逆跳的設計,錶盤右側是逆跳日期,左邊則是逆跳星期,如果恰巧一個月的最後一天是星期日,那麼錶盤的兩個大逆跳指示,便會同時將大幅度逆跳,非常搶眼。月份和閏年顯示則設於錶盤12時位置,感覺優雅簡潔。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腕錶的月相功能同樣用上逆跳設計,位於月亮上方的「陰影」指針,會以約29.5天的周期轉動,露出位於下方的月相。雖然腕錶已經停產,但其獨特設計叫人難忘!

A. Lange & Sohne 偏心萬年曆

Lange 1是A. Lange & Sohne復出錶壇的重點系列,以偏心式報時奠定品牌美學。但因為Lange 1的佈局跟傳統腕錶不一樣,要在不影響錶盤風格同時加上複雜的萬年曆功能並不容易。Lange 1 Perpetual Calendar腕錶便以外圈的月份環設計解決此問題。月份顯示環與日曆顯示、逆跳星期顯示和閏年顯示協同運行。月相顯示特別附設日夜顯示,該功能有兩層結構,包含一個帶有漸變藍色的實心18K金天體圓盤,每24小時自轉一圈。10時位置的日曆顯示為瞬跳切換模式,以雙轉盤設計,分別顯示日期的十位數和個位數,偌大的日期顯示正是品牌的獨特標誌。

Parmigiani 中國傳統曆法

間中也有品牌會挑戰中國曆法,製作萬年曆腕錶。Parmigiani的Tonda PF夏曆腕錶正是將中國曆法在腕錶上呈現。中國傳統曆法將太陽年劃分為「二十四節氣」,春節的日期通常在公曆1月下旬至2月下旬之間。與西曆以數字紀年不同,中國曆法以六十甲子的名稱紀年,腕錶12時位置便顯示未來12年的天干地支:十天干分別對應水、木、金、火、土五行, 十二地支則對應十二生肖。腕錶搭載全新PF008機芯,除了小時和分鐘以外,特別設有農曆閏月顯示、小月(29天)或大月(30天)顯示。二十四節氣指示則設於錶圈外圍,對應的指針每年在錶盤上轉動一圈,指示刻下的節氣。錶殼中段兩側設有各種調校按鈕,可方便快速校準不同功能。

H. Moser & Cie. 最簡約設計

提到萬年曆,怎麼能夠少了H. Moser & Cie.這個獨立品牌?雖然品牌剛發表了全新的農曆錶,但相比起來,筆者始終更鍾情其設計簡約的萬年曆腕錶。萬年曆顯示的功能非常多,所以一般萬年曆腕錶的錶盤也是非常複雜,而且設有很多調校不同功能的按鈕,可以說萬年曆功能和簡約設計本身是互相矛盾的特質。但Moser卻成功將這種顯示變得簡單清晰。為了確保腕錶的顯示夠簡潔,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 Tantalum Blue Enamel腕錶放棄了星期和月相顯示,閏年顯示移到錶底。錶盤上增設一枚細小指針,每年轉動一圈,12小時位置正好對應12個月份,直觀易懂,設計簡單又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