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黑咪

除了機芯功能,大部分傳統高級製錶品牌也同樣重視腕錶的裝飾工藝。在眾多工藝中,最多人聽過的一定是「易啦毛」Enamel琺瑯。大家或者知道它是由顏色粉末燒製而成,但你知道那些粉末是什麼嗎?原來都是矽⋯⋯ 究竟矽在腕錶中有幾無處不在?

之前寫石英的原理時,也解釋過石英(亦即水晶)即是二氧化矽。其實矽這種物料在成為擒縱系統常用的物料和石英錶流行之前,已經常以琺瑯這種形態在鐘錶界出現。為什麼它老是常出現呢?因為矽在宇宙最常見元素中排行第八,而地殼中更有超過九成是矽酸鹽類物質,並經常以二氧化矽等形態在地殼中出現,含量僅次於排第一的氧,所以並不是鐘錶界特別多矽,而是矽在日常生活中已普遍存在,其穩定的化學特性令其用途相當廣泛。

大家經常看到各種顏色的琺瑯製成品,最初可能會以為琺瑯是顏料的名稱,但琺瑯其實並非顏料,主要成分便是研磨成粉末的二氧化矽,再加上碳酸鈉(即蘇打)、氧化鈦等混合而成,可視之為水晶或玻璃粉末(水晶和玻璃的主要成分便是二氧化矽)。那為甚麼製成品會變得五光十色?其製作過程其實跟水晶或玻璃類同,透過添加不同顏色的金屬氧化物,讓這些顏色在燒製時融入到原本透明的琺瑯之中,才變成大家看到的模樣。也因為琺瑯並非顏料,本質上就是以高溫燒製而成的顏色水晶或玻璃,所以不會像顏料一樣出現脫色的問題,並跟玻璃一樣有反光和透光的特質。

大明火琺瑯幾多度?

從生產琺瑯粉到最後的拋光步驟,琺瑯工藝是種由琺瑯大師以手工完成的古老技藝,知識與專業技術通常由經驗豐富的工匠傳授給年輕一代。工匠會先將粉末加到錶盤凹槽中,再放入窯爐中約攝氏800度的高溫燒製,當中需要反覆燒製5至10次,以達到所需的光澤飾面。因為需要高溫燒製,大家也就慣常以「大明火琺瑯」形容此做法,所以說「大明火」嚴枱來說不是琺瑯的某個種類,而是所有琺瑯最基本的燒製過程。

錶盤底板材質、琺瑯的用量或溫度變化等變數,也會影響燒製時間,琺瑯師需用肉眼透過窯爐開口觀察瓷化過程。每層琺瑯用量必須極其精確和規律,才能令製成品更貼合。雖然每次燒製也會增加破裂和顏色不均風險,但也只有透過反覆燒製,才能形成濃郁鮮豔的色彩。

三種最常見琺瑯:內填、掐絲與微繪

除了一整塊燒製的「大明火琺瑯」,坊間主要有三類常見的琺瑯。Champlevé內填琺瑯(或稱雕刻琺瑯)會透過鑿刻、敲壓和腐蝕金屬底板,形成能夠填上琺瑯的凹位,工匠按設計填入各種不同色調琺瑯釉料,並且調整釉層的深淺厚度;內填琺瑯也經常融合華麗的金雕工藝,帶來豐富的層次感。

Cloisonné掐絲琺瑯可說是琺瑯工藝中最古老的一種,掐絲的意思就是以金屬絲線在平面上勾勒圖案,再在絲線分隔而成的空間中填入各種琺瑯釉料後窯燒。每次窯燒後琺瑯釉料也會縮小,工匠在反覆窯燒時要確保琺瑯釉料和金屬絲線呈水平狀態,直至錶盤圖案完美無瑕,才會打磨和拋光。

至於Miniature微繪琺瑯,即是以琺瑯彩釉繪畫,考驗的是工匠的個人風格、繪畫筆觸和色彩運用。學習微繪琺瑯至少需要10年時間,而且需要依賴顯微鏡創作臨摹,過程困難。微繪琺瑯的錶盤沒有辦法局部修正,若製作過程不慎出錯,整個錶盤便會報銷。現時全球只有大約10位琺瑯工匠擅長微繪工藝,例如經常與各大品牌合作的Anita Porchet。

復刻鏤空與單色琺瑯

除了以上三種較常見的琺瑯,近年也有品牌在腕錶上復刻另外兩種琺瑯技術。Plique-à-jour鏤空琺瑯(或稱彩繪玻璃琺瑯)有點像掐絲琺瑯,但分別在於掐絲後面沒有底板,所以圖案其實是鏤空結構,在掐絲中間填入薄薄的半透明琺瑯塗層,因為光線能夠穿透製成品,具玩味的光影效果和晶瑩剔透質感,讓人聯想到彩繪玻璃。

Grisaille單色琺瑯(或稱灰調琺瑯)則是16世紀在法國利摩日(Limoges)研發的一種技術,其獨特之處是透過兩種顏色的琺瑯相互交錯而產生明暗對比效果。通常會以黑色或藍色琺瑯塗層覆蓋金屬底座,然後以不同厚度繪畫上稱為利摩日白釉(Blanc de Limoges)的白色塗料,營造通透感。明暗的雙色效果為錶盤帶來立體深度,效果有點像深淺色部分倒轉了的掃描畫。

其實琺瑯還有很多不同變奏,例如以珠寶起家的Van Cleef & Arpels也會在珠寶或腕錶中用上Cabochonné凸圓形琺瑯(塗上厚塗層琺瑯,以燒製出凸起的圓形表面)、Paillonné金屬薄片嵌飾琺瑯(在兩層琺瑯之間加入通透明亮箔片)等工藝!

Jaquet Droz鏤空琺瑯

Jaquet Droz鏤空琺瑯蜂鳥腕錶

鏤空琺瑯的歷史可追溯至1,500年前,但技術曾幾乎失傳。Jaquet Droz藝術工坊在鏤空琺瑯蜂鳥腕錶上重現了這種工藝。由不同顏色和形狀的琺瑯塊組成,琺瑯之間以金絲分隔,這種技術與彩繪玻璃技術異曲同工,需要精準地掌握火候。為了突顯其通透感,品牌設計出完全沒有底蓋的錶款。鏤空琺瑯蜂鳥腕錶配搭的是品牌尺寸最小的機芯,機芯隱身在細小的時分盤下方,為錶盤預留更大空間展現鏤空珐瑯的特色,綻放柔和而絢爛的光芒。

Patek Philippe掐絲琺瑯

Patek Philippe 5231G-001白金款世界時間腕錶

世界時間腕錶是Patek Philippe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腕錶功能。自Louis Cottier於上世紀30年代發明這種裝置以來,品牌往往在錶款中央預留位置,綴以大明火掐絲琺瑯地圖,描繪世界不同時區地圖。2022年品牌便以東南亞及大洋洲為主角,推出白金款式,搭配掐絲琺瑯錶盤。工藝師巧手融合地理與詩意,首先以金質絲線繪出洲際大陸與島嶼輪廓,再以不同琺瑯顏色填滿間隔部分,以此重現海洋與陸地,接着把塗上琺瑯的錶盤底板於窯爐中反覆以高溫烘燒而成。細心留意陸地與海洋的邊緣的漸變色彩,的確讓人有從太空回望地球的感覺。

Jaeger-LeCoultre單色琺瑯

Jaeger-LeCoultre超卓傳統複雜功能945型機芯腕錶

初看這枚結合星空圖、三問報時、飛行陀飛輪等功能的腕錶,總會被其複雜的機芯吸引,但仔細看指針下方的星像圖案,更令人歎為觀止。錶盤中央的星空盤呈現46度緯度(即位於汝拉山谷的品牌大工坊的緯度)仰望的北半球夜空,而此星空圖便是以單色琺瑯製成!單色琺瑯可以理解成微繪琺瑯的一種變奏,只是微繪的圖案都是以同一種顏色畫出來。工藝師需先準備完美的深色背景,傳統上為藍色或黑色琺瑯,透過層層上色和烘燒,增添色彩的深邃感與濃度。之後再以極為纖細的畫筆,以白色琺瑯描繪圖案,仔細地逐層上色和焙燒定型,營造鮮明立體的層次感,例如在這枚腕錶上散發每顆星球的不同光芒。

Vacheron Constantin雕刻琺瑯

Vacheron Constantin 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

Vacheron Constantin經常以雕刻琺瑯製作特色錶盤,例如每年推出的農曆腕錶、或是Métiers d’Art系列,便先在錶盤上雕刻底層圖案,再加上琺瑯燒製而成。早前推出的Égérie系列Creative Edition腕錶,可說是結合織錦、手工雕刻、琺瑯彩繪、珠寶鑲嵌等的集大成之作。錶盤的「褶皺」紋飾源自古老的織錦裝飾技藝,由機刻雕花大師手工操作20世紀初的古董機器,在銀質錶盤上雕刻而成,上方再覆以黑色琺瑯營造出深邃效果。月相視窗同樣用到琺瑯工藝,珍珠貝母月亮上的雲朵由鏤空琺瑯製成,最後再由珠寶大師鑲嵌錶盤上排列如蕾絲的寶石。

Hermès另類琺瑯裝飾

Hermès Slim d’Hermès Cheval de Legende腕錶

琺瑯工藝雖然傳統而複雜,但並非一成不變,也經常伴隨其他工藝而演變成不同形態。Hermès向來以詩意設計為腕錶靈感,將品牌經典絲巾圖案移師到錶盤。去年品牌便將藝術家Benoit Pierre Emery在2010年創作、以金色圓點構成奔馳駿馬的絲巾圖案,原汁原味地搬到Slim d’Hermes Cheval de Legende腕錶上。腕錶分別有兩個款式,同樣先燒製白色琺瑯底盤,再以雷射方式雕出細小空間並將玫瑰金珠或藍色珠逐一崁入1,678顆小孔中。其中藍色珠款式用到的其實是碎琺瑯晶體,經燒製後固定到底層琺瑯層中,傳神地排列出奔馳駿馬的圖案。